安之——关爱老人送棉衣暖冬计划

图片来源:民勤政府网

安之——关爱老人送棉衣暖冬计划

【缘起】
同是一头的华发,和在岁月中淡去的背影;同是蹒跚的步履,和为岁月消磨的年华;只是,命运的波折,他们逝去的年华中,少了儿孙绕膝的乐趣,孤寡的生活多艰辛,孤独的背影步履蹒跚地走向尘世的尽头。
寒潮即将来临,温暖是我们的本能需要,也是苏武敬老院里那一群孤寡老者的需要。让我们行动起来,弘扬美德,彰显人性光辉,用自己的爱去温暖孤寡老者们的身心。
我们只需要将自家富余的棉衣清洗整理干净,装个合适的袋子,送到指定地点就会有专人接受,并将您的爱心传递。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拯救民勤协会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采花忙


Posted in 图说民勤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公告】拯救民勤志愿者2012年春季植树活动方案


拯救民勤志愿者2012年春季植树活动方案




    有这样一个地方,一位男生,领着心爱的女孩回家见父母。当这个女孩子见到他家房屋后面的沙子爬到墙头的情景后,十分震惊,沙上墙,羊上房原来不是诗情画意的,而是这样的刺目惊心。美好憧憬破灭了,回到大城市后他们黯然分手。

    当时这个女孩子怯怯的小声问道:这里还适合人住吗?男孩无言以对……这不是信手杜撰,真实的故事曾不至一次发生在民勤那些被黄沙包围的村庄里。

    当南方鲜花盛开,北方已经回暖,大地一片春意盎然的时候,在中国西北偏北的沙漠腹地,一块面积1.6万平公里的沙漠绿洲却正是风沙飞扬的时候,生活在沙漠边缘地带的31万人们饱受风沙肆虐之苦。这里,就是中国四大沙尘暴策源地之一的甘肃省民勤县。
2012年春,又是一年花开时,沙尘暴也又一次不期而止。

    但那些多年来关心民勤绿洲生态环境、关注荒漠化治理的志愿者们并没有退缩,他们为了家园的永续长存,继往开来,年复一年地冲锋在抗击沙尘暴的第一线。

    我们,为了母亲脸上舒展的笑容,为了心中不灭的理想,将再一次走向沙漠。

    拯救民勤志愿者春季植树活动已经持续进行五年时间,2012年是我们在民勤的荒漠里开始第六年的植树活动。

    在过去的五年里,志愿者们栽植的梭梭林一直保持很高的存活率,荒漠化治理面积逐年扩大,已经开始发挥阻击沙尘暴、保护农田家园的作用。

    治理荒漠化,遏制沙尘暴的强度和频率,是为了改善我们的生活品质,张扬我们的人生理想。人活一世,总要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荒漠治理,舍我期谁!

    我们将一如既往,带着我们的豪情,用心在民勤的荒漠沙地上种下一棵棵梭梭,种下我们对绿色的希望。

    大风起兮尘飞扬,安得猛士兮救故乡。

    拯救民勤志愿者协会真诚邀请全球各地朋友齐聚腾格里沙漠腹地,共襄治沙大业!行动起来,我们去植树!可以预见的多年后,今天的绿色小苗将是明天阻挡风沙保护绿洲家园的长城。

一、植树活动时间
第一期植树活动2012年03月24号—2012年03月26号;
第二期植树活动2012年04月02号—2012年04月05号;
第三期植树活动时间看前两次植树活动的结果待定;

二、植树活动内容
1、活动地点:甘肃省民勤县——拯救民勤志愿者协会国栋生态林基地;
2、治理面积:预期三期500亩;
3、种植树木:梭梭、红柳等;
4、主要工作:植树、浇水;
5、辅助活动:荒漠地区户外生活体验;

三、顾问和技术指导
1、总顾问:冯永锋
2、文化顾问:马吉琪、刘润和
3、艺术顾问:胡钧毅
4、法律顾问:胡建华律师、蒋艳萍律师;
5、媒体顾问:周华诚;

技术指导:
1、治理技术总指导:民勤县林业局
2、造林现场指导:卢桢林(民勤县林业站技术员);

四、待治理区域的工程规划图、卫星地貌图及实地地貌状况
    由于地下水的下降,这里的耕地被压减。没有了人的维护,流沙的脚步格外神速,原先作为防护林的沙枣树已经枯死被埋葬了。再不进行治理,附近的耕地很快将被沙子彻底埋葬。也因为地下水的下降,原生的植被大多了无生机。早年的沙枣树,基本退出了这个世界。最能阻挡流沙的白刺也大幅缩小了自己的冠幅,白刺果也越来越小,变得没有了水分。苦豆子和芦苇也没有往日的茂盛,子孙日渐稀少,勉力地维持着最基本的传宗接代。

    故老相传,这里曾经是苏武牧羊的地方,一群羝羊,一个汉子,持节十九载望长安;故老相传,这里曾经是胡汉争锋拉锯的沙场,金戈铁马、鼓角争鸣,文明间的碰撞火花四溅;故老相传,这里曾经河汊纵横,大片的芦苇能够遮住羊群;今天,斗转星移,风云际会,来自四面八方的志愿者们在这片土地上挥汗劳作,栽植下一株株充满绿意的梭梭,筑起新的绿色长城,阻挡风沙的侵略,造就一个理想的家园。




















五、植树技术概要
1、间距:株距1米,行距4米;
2、坑深:40厘米,宽度以铁锨的宽度为宜;
3、挖树坑:先将地表的干燥虚浮沙土铲起来,溜在树坑的周围,形成以树坑为中心的土圈,以便浇水,也可以防止在挖坑时滑落入坑,减少劳动量。在挖土时,将挖出来的带有湿气的沙土集中放在一边,以待苗木入坑后用以填埋;
4、穴内苗木数量3-4株为宜,根据苗木的粗细进行适当搭配,如一株粗壮苗木加2-3株细小苗木;
5、苗木埋深:将苗木的根部全部入土,尽量使根部在土内得以伸展;
6、树坑的一次填埋:用挖出的湿土进行填埋,填埋深度约20厘米为宜,留约20厘米深度用以浇水;
7、浇水:以农家用的水桶为例,一桶水约30斤,浇灌2个树坑为宜;水车浇灌以树坑水满为宜;
8、树坑的二次填埋:在浇水后,待所浇水完全渗入土下,坑内沙土表皮略微显干时,就近挖土将树坑进行二次填埋,以利保水与防止大风威胁梭梭生长。

六、活动参与报名方式
1、与拯救民勤志愿者协会联系
韩杰荣(兰州)电话:13993181823   QQ:259448;
马俊河(民勤)电话:18909353390  QQ:315975221;
电子邮件:zyz#minqin.cn (请将“#”换为“@”)。
2、团体报名
我们欢迎各地的民间团体集体报名参加,请负责人与我们直接联系;
3、志愿者报名表下载地址:http://photo.minqin.cn/majhe/2009/zyzdengjibiao/zyzdjb.rar
4、本活动欢迎各种赞助,请直接与拯救民勤志愿者协会联系;

七、后勤保障
1、吃饭:现场附近农家备有大锅饭,羊肉,米饭,民勤特色风味面食、小吃等;
2、饮水:植树现场备有茶水,水质较硬,矿化度高。若水土不适者有矿泉水、啤酒等;
3、住宿分为两种方式:
——A.帐篷(需要自带);
——B.宾馆(民勤县城内,需要者可提前说明,主办方可以代为联系,我方团购价标间约120元/天);
4、本次活动不提供一次性纸杯,请志愿者自带喝水杯子;
5、个人另有需要者,请提前与主办方联系说明,以便提前准备。
6、本次活动个人费用全部自理,包括行、吃、住、喝、玩等,一般条件下每人约300元左右(不含住宿费用);

八、注意事项
1、考虑到水土以及个体素质差异,参加活动人员请根据身体状况自带药品,如感冒药、创可贴、胃肠用药等;民勤风沙较大,患有呼吸系统疾病者及不适宜户外中等强度体力活动者,请慎重参加;
2、劳动保护:请自带手套,并按技术要求进行操作,不明白的可以咨询现场指导员和当地人;
3、沙漠地区气候干燥,紫外线不弱,且可能会遇见风沙扬尘天气,建议携带防晒霜、纱巾、太阳镜等防风沙个人防护用品;若日常配带隐形眼镜者,建议在活动当天改戴普通眼镜,以免沙子入眼带来不便;
4、民勤昼夜温差比较大,白天无风沙着衬衣便可,晚间温度在5℃左右,需要有较厚外套,请根据个人体质带保暖衣物,着平跟厚底鞋(建议穿旅游鞋或运动鞋),利于在沙滩行走,以防不慎伤脚。

九、安全保障 及免责声明
1、报名参加即为完全同意本召集的内容与活动方式的约定,并严格按要求组织方要求参加活动。
2、志愿者在往返活动地的途中及活动过程中应当充分注意人身安全。必须遵守相关组织约束,统一出行和参与活动,外出时须两人以上并向组织者请假备案,不得单独离开活动地点。
3、本次活动遵循自愿参加的原则,凡报名参与本次活动的志愿者或由他人代为报名参与的志愿者均视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且必须接受以下条款,即在此期间如发生任何意外,拯救民勤志愿者协会及相关活动组织者不承担任何独立或连带的法律及经济责任。
4、凡参与本次活动的未成年人必须经其法定监护人同意,并指定专人照看。
5、志愿者在往返活动地时自驾车、乘坐交通工具,搭乘其他志愿者车辆,均应对自身安全负责。搭乘他人车辆的,途中因车祸或其他原因造成的损伤或损害,除由保险公司支付的费用外,其余由搭乘人自理,车主及驾驶者免责,搭乘人放弃对车主及驾驶者的追偿要求。
6、拯救民勤志愿者协会将为所有在截止日期之前报名参加本次活动的志愿者购买旅途意外伤害保险,但拯救民勤志愿者协会并不承担除此之外的其他法律及经济责任。
7、本声明中关于免除赔偿责任之约定效力,同样适用于本次活动的组织者。

十、活动主办方
1、拯救民勤志愿者协会;
2、民勤县国栋生态沙产业专业合作社;

十一、致谢
杭州日报社——以及所有热心公益的杭州市民们;
在五年中关注和参与植树活动的志愿者们,以及在过去六年中给予我们关怀和支持的社会各界人士;

十二、特别鸣谢
中共民勤县委员会;
民勤县人民政府;
民勤县林业局;
民勤县三干渠水管所;
中共民勤县夹河乡委员会
民勤县夹河乡人民政府
民勤县夹河乡国栋村民委员会;

十三、公益的支持力量
南都公益基金会
南都公益基金会银杏伙伴委员会全体成员
INTEL 芯公益大赛组委会
壹基金
雷励(中国)青年公益发展中心
GGF
阿拉善SEE
达尔问自然求知社
未来绿色青年领袖协会
新世纪限塑同盟
千乡万才科技(武威)有限公司
西部爱心公益社
北京四中网校武威分校
民勤县潭龙食品公司

    本活动官方网:www.minqin.cn    www.minqin.org
  本活动官方微博:新浪 @民勤 @拯救民勤志愿者协会
腾讯 @minqin @拯救民勤—韩杰荣
欢迎访问、互粉!

Posted in 天下民勤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在五家渠

经李玉寿先生授权供稿,本站发布先生作品《天下民勤》摘录。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

  《天下民勤》摘录之(3)

  

在五家渠

作者:李玉寿

在五家渠,意外听到一则令我十分振奋的消息:
农六师五家渠市博物馆的工作人员,要为“新疆小曲戏”留影留声,要将这种历史文化定格在人们永远的记忆之中。这真是一个具有创见性的设想,振奋之余,我感到了惭愧,因为这些被保留的“影”和“声”,其版权拥有者,竟然都是民勤人,也就是说,他们保留的所谓新疆小曲戏,实际还是民勤小曲戏而已。但是,据我所知,迄今为止民勤的民勤人确乎不曾有此想,也不曾有此为。

据当地报纸报道,五家渠市博物馆为了使他们的宏愿得以实现,他们曾多次组织以杨培才、辛克文为首的“新疆小曲戏红旗农场自乐班”登台演出,藉以录像录音,而杨培才及其自乐班十数位艺人,几乎是青一色的民勤移民。让我们先来看看当地记者的报道:
只听得台上“叮叮当当”一阵声响,老人们卖力地吹拉弹唱起来,拿出的都是看家的本领,唱的都是爱好者耳熟能详的曲目:《小放牛》、《二姐娃害相思》、《冻冰》、《武松杀嫂》、《十岁郎》、《张连卖布》、《李彦贵卖水》、《闹书馆》等。敲锣打鼓的坐在一边,常用乐器有包鼓、干鼓、镲、锣、牙子、梆子等,称作武场;吹拉弹的坐在另一边,常用乐器有三弦、二胡、板胡、笛子等,加上站在中间的唱者,合称为文场。文场武场必须协调统一,如若出一丝一毫的差错,都会影响小曲子戏的演唱效果。

但见其中一位老人手把二胡,眯瞪着双眼,嘴唇微动,轻声哼唱,那曲子演奏多年早已了然于胸;他全神贯注于双手,仿佛把全身所有的力量都用在指节之上,似乎要把那弦子摁断;他的双腿节奏分明地抖动着,那是在和着节拍。琴响人动,弹奏者与琴融为一体。而听者,或许不能听懂唱曲的意思,却会被这欢快的节奏让整个心情都舒展开来。这是杨培才在演奏。

三弦的演奏者杨培丰是杨培才的弟弟,他手中的一把三弦已有100多年的历史,从他们爷爷那辈传下来。说起小时候学弹三弦学唱曲子的事,杨家兄弟俩还清楚地记得。他们的爷爷是个三弦好手,父亲杨殿元把这门手艺传承下来,并且学会了做三弦。用吊葫芦和榆木杆做琴身的材料很好找,但“弦”要到很远的地方才能买到,并且价格不菲,所以杨殿元并不经常让兄弟俩碰琴,而是束之高阁。每到冬闲,邻居间相互串门,聚在一起谝传子(意为闲聊),你唱一句我接一句地就唱起了小曲子戏。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李玉寿专辑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民勤人最早开垦了芳草湖

经李玉寿先生授权供稿,本站发布先生作品《天下民勤》摘录。其他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天下民勤》摘录之(2)

民勤人最早开垦了芳草湖

作者:李玉寿

2009年3月,我千里跋涉,来到心仪已久的芳草湖。数年前,民勤县敲锣打鼓将1000余名“生态难民”送到芳草湖,本指望他们能为民勤生态治理做出重要贡献,成为计划中15万移民的领头羊,可谁知,他们在那块地方绕了一圈,便毅然决然的一绺风似的几乎全部逃回了老家。于是,关于移民的话题顿时暗然失色,力倡移民的人们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指责。正是因为这一原因,驱使我必须到那地方看个究竟。

图:在芳草湖场部小镇开办饭馆的谢奇同夫妇

在芳草湖场部小镇上,我看到了熙来攘往的人群,听口音他们南腔北调,看容貌,他们阔头方脸,显然见得,他们大多是北方人的苗裔子孙。小饭馆里,我与来自民勤双茨科乡的谢奇同夫妇邂逅而遇,据他介绍,“这地方民勤人成群老挂,数都数不过来。”在农六师三场10连,我同十余位民勤人“共进晚餐”,从他们的言谈中,我知道芳草的原住居民中十有七八是民勤移民的后代。我不由心中感慨:哦哦,民勤人何其多也,民勤人走得何其远也!

曾经在民勤程珪如先生家看到一本《程氏总谱草谱》,其中有记:“乾隆四十七年,三房聚贤公率族十余众迁徙昌吉,永留不返,今已蔚然成一望族矣。”此谱为程珪如先生所修,据他介绍,迁到昌吉的这位程聚贤,他的后人多居于现今呼图壁县。其长子程学仁现居新疆额敏县,与聚贤一支的后人有书信往来。1943年间,他曾亲赴新疆寻亲,在呼图壁芳草湖一带见到不少他们的本家。他说,粗略估计,三房家搬到新疆昌吉一带的程氏人口,至今(1979年)不下300口人。”这还不包括女的,女不入谱,无法统计。程先生保存着清道光十三年一封寄自孚远的家信,收信人是“程尊铨先生”,寄信人是“程绍华晚辈”。信中谈及屯田事甚详,大意是:
其地土甚丰饶,勤于稼穑者无匮粮之虞,惟迩来屯民日增,占田截水之事时有所闻,而吾等所居之地本处河流之尾下,其来也吾地尚有余润乎?为儿孙计,拟于本年秋收后迁居阜康,日前大公尝亲至查验,以为远胜今地。此去阜康仅两三驼程,如无意外,秋后可蒇迁移之事。敬告勿念。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李玉寿专辑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天下民勤》摘录之1  民勤人的三塘湖

声明:声明:经李玉寿先生授权,本站发布李玉寿先生著作《天下民勤》节选。非经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

《天下民勤》摘录之(1)

民勤人的三塘湖

作者:李玉寿

2009年3月12日,我由巴里坤县政协副主席王艳君陪同,来到了三塘湖镇中湖村吕开玉家。未曾进门,我首先注意到了几户农家小院门前挺拔粗壮的大榆树,看上去这些树都有一二百年的树龄了,苍老,伟岸,有一种生命倔强的象征意义。可是这样粗壮的树,在今天的民勤已很难见到了。

走进吕开玉家的小院,眼前的景物都让我感到十分熟悉,房屋,农具,草圈,围墙,似乎跟民勤农村没什么两样。由于这地方偏远闭塞,村民少与外界接触,所以长期以来,三塘湖的百姓完整地保留着民勤老家的一切风尚习俗。走进三塘湖,如果忘却空间的概念,你简直以为这是民勤的一个村子,老人,孩子,男人,女人,都是那样面熟;房子,土炕,锅灶,家什,都是那种样式;尤其令人吃惊的是,那一声声充满“彼”的民勤土语,似乎一丁点儿都没有变味,其与今天民勤方言的差别,只相当于湖坝之间的差别而已。这种细微的变化,外县人几乎听不出它有什么不同。不变的还有饮食方面的习俗。端午节还是蒸攒花的发面扇子,中秋节依然做带花瓣的月饼;菜爱吃洋芋,茶爱喝茯茶;主食以拉面揪面为主,副食则馒头高馍之类。嫁姑娘要陪嫁妆,埋死人必吹唢呐。唱的戏还是张连卖布小姑贤,喧的谎不外王背带拉猴,马仲英杀民勤……

图:吕开玉家,原汁原味的民勤小曲戏正在上演着。

就在我四下观望这雪山映衬下的农家小院优美景致的时刻,老吕家里已然聚集了数位街坊邻居来看热闹,也许是事前的安排吧,他们中大多数人都带着三弦、胡琴等乐器,不一会儿,悠扬的乐声便从那间大屋子里传出来,吱勾吱勾……绝然是民间艺人弄出的那种古拙苍凉的声响。接着有人唱开了,听得出,是民勤十分流行的小曲戏《卖水》的唱段。我被邀请到屋里,吕开玉们坚决要求与他们同乐。我推辞不过,说:“那就拉段胡琴吧!”“好,好。”吕开玉们起哄似的撺掇。“可我拉什么呢?”“八谱,拉八谱。”“八谱就八谱。”说实在,价钱太低的胡琴拉起来很是吃力,一曲下来,已经是满头大汗。我问:“跟你们的八谱像吗?”“太像了,一模一样”。吕开玉几个看上去十分兴奋。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李玉寿专辑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

《天下民勤》读后

生态作家李玉寿纪实文学《天下民勤》出版发行  受到社会一致好评

《天下民勤》读后

文:汪  泉

    一块麦田需要一个守望者,一个地方的文化更需要这样一个守护者,但不能是稻草人,而是真正能够守望这块土地上的文化的人,进而能够负责任的交代给下一代。据我所知,在民勤的这片土地上,李玉寿算是当下最负责任的一个。身处沙乡,亲历近半个世纪的民勤生态变迁,强烈的责任感和忧患意识时时撞击着他的情感世界,他以自己的笔和歌发出了泣血的呐喊,让中国西部的黄土地上生长出一种以生态为主题的文化,并且闪烁出十分耀眼的亮光。抛开玉寿先生公开发表的百多篇文章、数十部电视专题片和十余部专著不论,单就这部花费十年心血撰写的洋洋四十余万文字的《天下民勤》,我们就完全有理由得出以上的结论。
    那么,《天下民勤》到底是一本怎样的书呢?
    简而言之,玉寿先生的《天下民勤》解决了民勤的“哲学三命题”:你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如果再加上一个命题,就是:为什么?
    一、守望文化之根,探究民勤之源。
    民勤是一个移民地区,来自五湖四海的人尽皆有之,然而,他们究竟来自哪里?更多的民勤人在追问自己,追问祖上,然而,由于迁徙的变故、时代的更替、战事的纷扰、文化的断层、谱牒的散逸等因素,更多的人没有了精准的根源,他们期待找到“那个”地方。而李玉寿先生正是在替他人圆梦,无论是现在尚在民勤的“老家人”还是迁居外地的“户儿家”,都在力所能及的范畴内给予了严密的考证。当初从哪里来到民勤?现在从民勤的哪里到了外地的哪里?这是对根和根的追问,或者就叫追根溯源。对根源的考量网络了很多的土地,没有对这片土地的深深眷恋,没有对这片土地上的人的深深眷顾,哪来如此之众的调查和追问?一个地方真的很需要这样的文化探寻,因为只有找到了自己的根柢所在,才能掘出自己的文化之根,进而寻找到精神之根。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李玉寿专辑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

《天下民勤》——李玉寿先生新作品

【声明:经李玉寿先生授权,本站摘录先生新作部分内容发布于此。非经授权,不得转载!】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天下民勤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甘肃民勤在盐碱化和荒漠化之间摇摆不定

◎文并供图/冯永锋

2011年6月5日,柴尔红获得了“SEE?TNC生态奖”的“个人生活者”奖项,奖金5万元,扣掉税,还剩4万元。有些人对他的得奖很是疑惑,觉得他什么也没有做;有些人则觉得他很不容易,一心只想让家乡民勤县多存些水。柴尔红的护水理论,说起来很简单――就是让水尽量不要露出地表,把水藏起来,这样水就不会蒸发掉、跑掉了。

这“理论”看上去有些幼稚又有些深奥。因此,就得有人下决心走近他,走近民勤,去看一看,这块土地上,在人和水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与环境有关的事。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八面来风 | Leave a comment

【原创】让治沙成为农民增收的新途径

秋雨后的三雷镇下雷滩上,天高风清,蔚蓝的天空上漂浮着朵朵白云。地上的梭梭和各种野草,在雨水的洗刷下显得格外翠绿。随着两台六轮卡车拖着的大水箱里的水,顺着管道灌满梭梭旁边的接种坑,有民勤县国栋生态沙产业专业合作社的社员种植的100亩荒漠肉苁蓉,全部接种完毕。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天下民勤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