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民勤公路执法见李鬼

文:马俊和

在城市建设日新月异的今天,有多少乡村,仍然没能拥有一条平整笔直的公路?“每每坐车,屁股都有开花的可能—车身颠得厉害;尘土飞扬便是家常便饭,吸饱了“土气”的人们,更是一肚子火气。一趟车坐下来,就可以省下一顿饭的口粮了。曾经,出了家门能走一条柏油马路,是多少农村人的梦想!

最近这些年,民勤的经济条件算是好了许多,当然风沙也大了许多。此消彼长,也算是正常的自然规律。地处西北偏北的民勤,这些年也修了不少柏油路,从县城通到周边的乡镇,这样的路确实方便了城乡居民的出行,在某种程度上也带动了地方经济的发展。

就我的感受来说,每次回家去出门办事,走亲访友,或者开拖拉机拉些东西,走在柏油路上,都还是比较方便的。尤其到了夏夜,一轮明月高升,远空点点星光,清风徐来,蛙声阵阵,走在乡间的道路上格外宁静,也让人觉得格外惬意。

5月中旬,回家去了。一天从县城办事回来,沿着民东路向东走。走到原羊路乡邓岔苗圃附近,大概是邓岔一社的地方。在那一段路上,老远从车后镜看见来了一辆三轮拖拉机,一个驾驶员,车后厢里面坐着约七八个乡民,开的速度很快,没有平常那么悠闲自在。等这辆三轮车走近了些,我又看见三轮车的后面紧跟着一辆白色的桑塔纳轿车,速度也非常快。

就这样,两辆车一前一后地以很快的速度冲到了我的前面。我再向前看,这个时候桑塔纳已经跑到了三轮拖拉机的前面,还冲出去了一大段路。这不是一辆普通的桑塔纳,车体多半是白色,顶上架了一盏黄色的警灯,车的身围喷着一行字:“中国公路执法”,看来这是一张公路执法车。再仔细一看,这辆车又让人觉得奇怪:看车的皮毛肯定不是一辆新买的车,至少买来用了得有个一年时间了(我的判断),可是这辆车却没有挂牌照。起先,我是站在车的后面看的,以为可能是后面的掉了,没有挂上,前面可能就挂的有牌照,可是等我跑到这辆桑塔纳的前面一看,也是没有挂牌照,再看车的前玻璃位置,也没有见着有这辆车的牌照。

这辆桑塔纳冲到三轮拖拉机的前面,把车头一斜就停了下来,车门打开从里面下来几个人。若是不看这辆车身上的“中国公路执法”字样,单看这几个人是看不出什么的。他们和普通乘车的人没有区别。他们下车来手里举起一张铁牌牌,牌牌中见写着一个大字:停。他们举起这张牌子对着从后面开过来的那张三轮拖拉机,另外几个人不停地向拖拉机招手,示意拖拉机停下来。那辆三轮拖拉机走到桑塔纳的旁边稍微减了一下速,又快速地加了油门冲了过去,接着又向东拐进村庄里面去了。桑塔纳上下来的几个人一看这样的情况,和坐在车里没有下来的人说了几句什么,就上了车又开走了。

这件事情从头到尾,全部的时间也不过3分钟左右。简单地说这是一起:几个没有穿着执法服装的人,开着一辆没有牌照、车身上标着“中国公路执法”的桑塔纳,手拿着执法工具,以执法者的模样,在民东公路上拦截过路的农用三轮拖拉机的事件。让人奇怪的是,这辆可能的执法车却没有挂牌照,按照交通法,这样的车怎么能上路呢?更不要说开着这样的车去执法,自己先就违法了。这样的车,没有被别人执法,一是说明交通警察渎职,二是或可说明现在这个社会的“潜规则”。因为是执法者,所以不用自己遵守法律,好比人的左右手一样。让左手去打自己的右手,怎么可能下力气呢?

再退一步,我们承认这辆桑塔纳的确是公路执法车。执法者开着车在公路上例行执法,这本是无可厚非的事情。按国家相关的法规和部门的条例,执法者上路去执法是要着工装,并且要向被执法者出示有效证件。像我们平常看的许多港片里的镜头,警察对可疑目标执法,先一个标准的敬礼,然后拿出自己的工作证严肃地说:“我是香港皇家警察,请您接受检查!”而在这辆车上坐的几个可能的执法者,他们却没有着工作服装,只是很随便的穿着,不看他们的车和手里的工具,谁也不能马上判断出他们就是执法者。若是几个普通人在路上这样摆个架势,八成儿是剪径的强盗。不过,现在的社会很复杂,小毛贼也有穿上警察的衣服去偷东西的时候。人民群众的眼睛虽然雪亮,不排除有时候也会被蒙蔽。

从这辆桑塔纳的动机上分析,有两种情况。情况一,这辆桑塔纳的确是执法人员的执法车,他们也是去执法的,只是在开车出来的时候,没有思考过执法者应该怎么样遵守法律的问题。所以,执法者在没有着工作装的情况下,开着一辆黑车去马路上执法,结果这个法就没有执成,只是浪费了国家的许多执法费用。情况二,这辆标着“中国公路执法”的桑塔纳是个假冒伪劣的货。一不挂车牌照,二不着工作装,三不见出示有效证件,以此完全可以断定是个李鬼。这样的两个情况表现出来的有两个问题,一是交通警察渎职,二是公路执法者违规。交通警察让黑车上路去执法是谓渎职。公路执法内部控制不严,才让李鬼大摇大摆。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估计让这样的人以这样的态度去执法,能执公正的法很少。

话说一日,黑旋风李逵下了水泊梁山,回家接老娘上山享福。李逵心里想着见到老娘的喜悦,乐滋滋地哼着小曲走到了一片茂密的树林子里。突然,眼前人影一闪,从路边窜出一黑脸大汉,手舞板斧,嘴里哇呀呀一通大叫: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黑旋风爷爷在此,要过此路留下买命财!欲知后事,且听下回分解!

思考题:1.上文中桑塔纳这样的黑车,是如何被李鬼驾驶并上路执法的?
       2.若你在路上遇上这样的黑车执法,你会怎样对待?

Posted in 天下民勤 | Tagged , , , | 1 Comment

One Response to 【原创】民勤公路执法见李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