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石羊河发现民勤人—柴尔红老师关于民勤环境问题的文集系列(十九)

角角落落的绿色多样性


作者:柴尔红

另外,关于经过河西走廊沟通东西方的“丝绸之路”,首先这个冠名是欧洲个别探险者猎奇者,少数文化人基于古罗马皇帝的华丽衣服而取的,其次这条商道上往来的丝绸、瓷器、珠玉等玩物及使者、僧人、经卷,也仅仅是少数人的奢侈品,仅涉及个别、特殊,若说最有广泛社会意义的是蚕丝技术、造纸等的西传和胡麻、棉花、葡萄等物种的东传,这些与整体的普通百姓有关的大范围大规模的影响。总之,“丝绸之路”它涉及的多为个别、特殊,而并非多见普遍共性,整体的影响,经过渲染后,长期以来大家认可了这种称谓,也就罢了。

而草原上游牧业,驼道商业活动,所牵涉的却是广泛、普通、普遍、大多数、整体的,是活生生的普通百姓、民众整体的社会生产生活,历史文献,文化心理的轻淡并不能抹去它实际的价值意义。无论农牧,无论蒙汉,它是社会民众最基本的地域特色化东西,我们完全能理解它正好如中国历来的正统正史一样,认为最普通百姓的国计民生如胡夷蛮狄一样,在价值天平上无份量。正统的历史观是不屑于普遍的大众化的整体的状态,只廖廖几字,而专心热衷于少数农耕汉族的帝王、将相的所谓“国家大事”“重大事件”的帝王家谱,对社会的基本脉博漠然置之。这正如郑和下西洋,并不涉及普遍的国计民生,涉及的仅仅是“少数、特别”是同样的前因后果。地理上的发现经济上的开拓未能引发社会整体的大规模转型变化改变。也因此,民勤湖区与阿拉善草原的牧业商业,晋商平遥的商业文化,被淹没在历史的烟尘中。1900年代前曾在民勤湖区与内蒙交界处产生的以岩石与胶泥为原料的水窖技术也被遗忘,或根本就无人知晓。这些下里巴人的玩艺儿是上不了台面的,那些人畜饮水商贸旅贾的水源技术竟然悄然无息,自生自灭。到了1990年代,才在甘肃定西等地又产生了国内外影响巨大的水窖技术。

这里我们又一次看到:技术的衰落不是社会衰落的原因,而是结果。一个有活力有创新的社会,才有“百废待兴”的状态,失去活力创新的社会必然技术衰落,文化龟缩,精神疲倦,行动拖沓,动作迟疑,个别的石子荡起的波纹,依旧重归整潭的死水,社会的最基本脉动依旧。

既然能修水窖储水,那说明一定有相当的降水量,大约在200毫米左右,难怪竺可桢在研究后得出结论:“腾格里沙漠也是人造沙漠”。人造沙漠改变大气流动状态,蒸散顶托作用使降水减少,气候更加干旱。

在干旱区的水窖技术,协调了生态用水与生产生活用水,兼顾了自然的平衡与人的经济活动,低成本的全封闭地下微型水库,是多么经济实用高效啊?因地制宜,天人和谐共处,和“大干快上”的大动作相比,对水的浪费几乎为零,这种“少用水”的协调是人与自然的双赢。

在干旱区的畜牧牲畜在有些情况下,因摄入的盐分不够,还得专门喂盐,以达生理代谢平衡,育出了强壮的个体。如山丹军马场,因高山牧场盐分太淡,军马的体质不达标,其他牲畜肉质差,就得专门喂盐。游牧商贸骆驼业,利用了耐旱耐盐碱的碱蓬蒿草转变成人类能利用的物质和能量,少用了水,多利用了光,解决了盐碱问题。在石油危机,能源紧张,燃烧化石能源而大量排放温室气体造成地球环境恶化的今天,一峰骆驼就是一辆清洁高效的太阳能越野车。适度的放牧,反而正如现代园艺学上的“平茬复壮、更新复壮”果木修剪技术一样,重新刺激调整平衡了植物根与枝叶的关系,复壮了荒漠旱区的植被,保护了干旱的生态,成为人的活动与自然的协调。今天,城市的人工草坪要不断修剪才兴旺,道理是一样的。民勤吃了盐碱高的牧草的羊肉才质高品佳味美,皮毛质优物美。大自然不会浪费任何资源,也不会产生任何无用的垃圾废物污染,人要效法的是自然,而不是人的自以为是,自作聪明,消灭多样性割断循环链。

有一种灌木叫沙柳,我们这边叫柳条,跟红柳差不多,但耐旱耐盐碱性稍逊于红柳,较柔韧一点的我们叫绵柳,现在很稀少了,以前和芦苇一样是很多很多的,因为水多水广。阿拉善的蒙古牧人站在高沙梁上远远一望,天哪!民勤的柳条树木一片密绿,人怎能过去,赶着骆驼倒回去了。这绵柳跟南方的竹子藤蔓一样,能编提篮、筐子、背篓、笸萝、筛子等各种家用物件,还能编成各种工艺品。盛东西后太阳一晒,消毒干净了,可反复使用若干年,最后破了依旧可生火烧柴,比起今天的塑料袋不知环保多少倍呢!这沙柳有个怪脾气,每年得刈割,只有从基部割去后,它才来年长得旺,你若不割,它会“涨死”枯干,连根死亡,其实就是上面说的平茬更新复壮,平衡根与枝叶的关系。现在北欧的芬兰等国家,供暖取热发电,还有制桨造纸等,大量种植这种灌木替代森林煤炭等传统的方式。利用它的怪脾气,利用它贮存的太阳能转化出的生物质能,进行清洁生产利用无污染的绿色能源,走上了经济发展与环保绿色的良性循环之路。跟我们烧柴是一样啦!但效率更高、更洁净、更科学巧妙。芬兰的纸桨造纸也是世界数一数二,这和以森林为原料的国家不同,人家并没争着非当世界第几,而是产业发展自然到此。
我们回忆历史,追忆往昔,搜寻角角落落的多样性,决不仅仅是为了罗列史事、堆砌资料、描述现象,而是为了得出一个结论,展开一个主题,确定一个信念:少用水,多用光,节约资源,保护环境生态,处理好人与自然的、人与人的恰当关系,走可持续的绿色之路,我们不但能生存下去,而且会生存得很好,过去是这样,将来也是这样。
我们所做的一切,之所以有动力,正是由于这样一个中心目的和坚定信念。

穆林斯群众不吃猪肉,源于荒漠干旱区的伊斯兰教,清真食品禁忌猪肉,专事牛羊,最积极的意义在于猪的长嘴硬唇在觅食时,掘地刨土挖根,破坏草场,破坏植被,毁坏封实的地表,而牛的舔食,绵羊的吃草,恰如上面所说的对草“更新复壮”,平衡根叶关系,保护了草原,中国自古有土地神、山神,民间修庄子盖屋动了土后,要请祀公子“祭土”,锣鼓声声,鞭炮燃鸣,红布幡旗祭品等绕眼飘扬、摆放,道长们口中念念有词,召告上天下地人间的土地诸神:这家动了土,是不得已而为之,望土地神谅解,保天保地保人,处处安然,事事平顺。这让人与今天的“水土流失,破坏地表,风沙四起,毁坏田地”等生态问题,天人关系联系起来,虽说是迷信,可它有效管用啊!就是国家的、官方的建筑,不也举行一个“奠基”仪式吗?智慧的悟性在粗心的我们看不见的地方,几千年来润物细无声地辅佐着人类,我们的内心是多么感激啊!我们多么需要它更彰显,以哺育我们仍很幼稚的人类文明尽快长大。

总之,从方法论上,我们不是像从古到今的习惯:先有一个统摄一节,统领全局居高临下的观念成见,一种僵化的先入为主的条条框框,再用这个成见有意无意、自觉不自觉地去套事实,去框真象,去圈围基本的社会面貌,而是先尊重客观事实、历史真实、实际状态;是真实的、普遍的、基本的状态,而不是走样的、纂改的、少数的、特殊的历史;是民勤、西北、中国的思路,而不是中国、西北、民勤的惯例。

Posted in 柴尔红语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