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三八红旗手(一)

文:马俊河  图:网络

印象中的三八红旗手,是一件很遥远的称号了。在我还很小的时候,大概就是在1980年代的中后期,这个称号还经常出现在媒体的报道中,家里的广播有时候播送的新闻里会提到某某被评为三八红旗手了。有时候也会听见在工厂工作的亲戚谈论他们单位的三八红旗手,只是那时间不大明白这个红旗手和六一节上举旗的红旗手有什么区别,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就把三八旗手和六一旗手是混淆了。再后来的十几年里,这个称号在我的耳朵里几乎消失了。当然,在这个时间里我也逐渐明白了三八红旗手和六一红旗手的区别。

关于三八红旗手在百度百科里的解释是:“三八红旗手这个称呼和三八妇女节有密切的关系。第一次世界大战前,战争的阴影笼罩着世界,帝国主义企图瓜分殖民地。1910年8月,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召开了国际社会主义者第二次妇女代表大会。出席会议的有17个国家的代表,会议讨论的主要问题是反对帝国主义扩军备战,保卫世界和平;同时还讨论了保护妇女儿童的权利,争取8小时工作制和妇女选举权问题。领导这次会议的著名德国社会主义革命家、杰出的共产主义战士克拉拉•蔡特金倡议,以每年的3月8日作为全世界妇女的斗争日,得到与会代表的一致拥护。从此以后,“三八”妇女节就成为世界妇女争取权利、争取解放的节日,这就是三八妇女节的来历。”

从这段文字中我看到三八节是为了妇女争取权利、争取解放二设立的一个特别的专属女人的日子。看起来,那时间,甚至在那时间之前的很远的时间里,女人的社会地位和权利是得不到保障的,基本上女人是受到许多的不平等对待的,有可能就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即使不至于如此,那作为男人的附属物是没有多少含糊吧,至少在中国的历史书上透漏出来的信息是这样的。以至于,最后有一群革命家们亲自关注这个问题(这也说明女人地位低下的问题不单是在老大中国存在),通过许多国家的代表讨论而设置了这个提别的日子。这样看起来,最早的三八节和红旗手还是没有联系到一起的。

三八节对中国而言是个舶来品,三八红旗手应该就是三八节本土化的具体结果,也就是有中国特色的三八节的一种表述。百度里说:“三八红旗手是我国在三月八号妇女节颁给优秀劳动妇女的荣誉称号。主要是表彰在中国各条战线上为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做出显著成绩的妇女先进人物和妇女先进集体。1960年,全国妇联决定在纪念“三八”国际妇女节五十周年的时候,表彰1万个妇女先进人物和以妇女为主的先进集体,并分别授予“三八红旗手”、“三八红旗集体”的奖状和奖旗。“文化大革命”期间,全国“三八”红旗手(集体)的评选表彰工作曾一度停止。1979年,这一工作才重新得到恢复。”  从这段话里,我们知道了三八红旗手最早评选的时间和由来,也从中看出来了三八节在确定50年后在中国的巨大变化。从最初始的“妇女争取权利、争取解放的节日”中国化为“表彰在中国各条战线上为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做出显著成绩的妇女先进人物和妇女先进集体”。

据国外的朋友说,他们对中国人如此重视三八节感到有些诧异,他们基本上是不怎么专门去庆祝的,只有一些妇女劳工组织上街游行。看来他们是基本保持了三八节的原汁和原味。仔细分析来说,三八节在中国有这样的变化也是有一定由来的,甚至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我们的历史书里记载下来的有名有姓的女人很少,仅有的进了历史书的那几个女人基本上是和皇帝各种有关系的,或者就是很有才艺,或者就是属于祸水范畴的薄命红颜,民间野史里记载的女人可能相对鲜活生动一些,不过总体来说女人的社会地位很低,基本从属于男人,所以就有一把茶壶配多个杯子,而少有一个杯子配多把茶壶,就连一代女皇则天武曌女士,传说一生面首无数,死后还是要埋葬在她的男人唐高宗李治的旁边。

唯有到了新中国红旗飘扬的时代,毛泽东先生的一句“妇女能顶半边天”的论断,空前提高了女人的地位。如果说从太平天国颁布解放缠足令,到1928年民国政府颁布法令彻底禁止女人缠足,是从身体上解放了女人,那毛泽东的“妇女能顶半边天”就从精神上彻底解放了中国的女人们。自然,作为社会主义的主要建设者,应该是很有资格获得红旗手这个伟大而光荣的称号的。也或许是社会主义国家人民之间的矛盾属于内部矛盾,不需要通过斗争去实现。社会主义大家庭里的兄弟和姐妹们互相斗争起来总是不大好看的,不利于保持和维护社会主义大家庭的光辉形象吧。所以,在我们伟大领袖的英明指导下,妇联的同志们就想来这样一招,大家都是社会主义的红旗手,为了真正表示女人“半边天”特殊而重要的地位,以“寇能往,我亦能往”的大无畏革命英雄主义气概,把资本主义国家的三八节改造成具有社会主义特色的三八节,用红旗手的光荣称号以示区别。

不论如何说,妇女的地位大有提高的确是不争的事实。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经济基础也决定女人的社会地位。尤其是在近三十年以来的经济改革中,我们的妇女同志们纷纷掌握了经济大权,不再作为男人的附属物行走江湖,手里有钱,心里不慌,与其把自己的权益指望男人的良心发现去实现,不如用人民币来保障更可靠些。所以,现在的男人们再也不大敢理直气壮如先祖们三妻四妾,或是一纸休书就打发自己的婆姨打发回了娘家,今天谁休了谁还是个说不准的事情呢。

Posted in 天下民勤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