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即将沦陷的乡村小学

图/文:马俊河

看着照片里熟悉的场景,似乎我又回到了二十年前。那时间的校园里很热闹,虽然我所在的村子人口不多,学校里从一年级到六年级的学生也有一百人左右,六、七个老师。在我刚读小学的时候老师还比较紧缺,我的一年级和二年级都是在复式班读书,一三年级在一个教室,二四年级在一个教室。上课的时候,老师安排低年级的学生温习课文,先讲高年级的课程,讲完了安排他们自习,再转回头讲低年级的课程。

课间休息的时候,校园里总是一片沸腾。有的同学相互追逐,有的同学打三角子,有的同学斗技,女同学丢沙包、踢毽子…玩的不亦乐乎。记得在校园的东北墙角处有一片不大的沙滩,正好对着教室的门,每天下午是老师安排我们的识字时间,在小组长的带领下,各小组坐成一排,一手拿书,一手拿着各自找的识字棒,有的是地上捡的树枝,有的就拿电池里面的那一节黑芯,一节识字课下来满手都是黑颜色,用手一摸脸,脸上也是黑白花间,闹出了不少的笑话。

似乎在不经意间,当我再次进入自己接受启蒙教育的学校时,却发现今天的校园里是那么地安静。这样的安静让人觉得很不习惯,大致来说一个校园不应该是这样的安静的,可是摆在眼前的境况的确安静的出奇。拍这张照片的那天,当我看见自己曾经学习过的教室里只有八个人的时候,心头涌起一阵难以名状地痛楚。看上去显得有些破败的教室里,一个老师在低头看书,下面七个学生在认真地学习。这样凄凉的场景,在以前都是媒体上报道贵州的大山里才会有的,今天却生生地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这所村小学现在只有四个年级的学生,外加一个学前班,一共三十来个学生,还是隔年招生。五年级和六年级在十二年前就搬到了乡政府所在地的乡高校里去了。近些年来大量的青壮年人口或外出打工或读书后在城市工作安家,都以自己的方式外流了,他们的下一代也大多在外地读书。没有了新生儿童的村庄注定是要衰败和沦陷的,没有了新学生的学校也逃脱不了衰败和沦陷的命运,不论曾经这里走出了多少人才。

过年时回家去,村委会的负责人和我谈起了这所学校的未来。乡辅导站已经很明确地表示要撤销合并这所学校,和附近一个村子的小学合并在一起。村里的人大多不愿意这样,可是辅导站已经说了若不撤销,那就由村里出钱请老师给学生上课。这笔钱对一个人口逐年减少的农业村来说的确是一个不小的负担,村里上下都很矛盾。很多老师嫌弃村里的条件差不愿意老教书,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将自己的孩子直接送到县城去读书,家里的老人在城里租间房子专门照顾小孩。在临近的一些地方,已经开始实施一项计划,全部的村小学进乡,乡中学全部进城……看上去,我的母校、我的家乡即将彻底沦陷了。

08年底,几位著名青年知识分子连续发表了数篇关于故乡沦陷的文章。孟波发表了《不能承受的故乡底层沦陷之重》,熊培云发表了《我的故乡因何沦陷》,十年砍柴发表了《每个人的故乡都在沦陷》,潘采夫发表了《谁家故乡不沦陷?》。借用韩浩月先生文章里的一段话:那时我还沾沾自喜于自己的故乡没有沦陷,事实证明这不过是自欺欺人。我终于和所有逃离故乡的人一样,开始承受这躲不掉的故乡之痛。

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的美或许也只能在梦中了!
      

Posted in 天下民勤 | Tagged , , , , | 2 Comments

2 Responses to 【原创】即将沦陷的乡村小学

  1. 岳筆 says:

    我的一部關於民勤縣的環保小說《黃沙滾滾綠地有情》
    http://blog.ylib.com/mountainpen

    感謝你,在網頁裡我找到了很多關於民勤的資料
    在我發表完小說後,再出文感激你,還有馬俊和先生的文章

  2. 林子 says:

    可以转载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