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穿越沙尘暴系列之一


被沙尘暴吹翻的拖拉机1

遭遇沙尘暴

        图/文:马俊河

    连续的几场雪,让生活在沙漠干旱地区的我有了一丝幻想。我幻想接连几场雪带来的水,能减缓春季沙尘暴的魔力。

    可惜,我的幻想破灭了。或许是我的幻想太过幼稚,我的幻想破灭的很惨,简直是惨不忍睹。

    2010年3月13号,我和朋友去昌宁乡办事。出门的时间是上午的11点多,天空有些阴云,阴云在太阳的跟前胡乱飞舞,太阳若有似无的影子带来不多的热量,让人感到有点凉意。我特意穿着棉衣服,戴好护膝,朋友穿着家里的羊皮大衣,开始出发。

    中午一点左右,走民——金路20几公里的地方,停留休息。那一段路是从一个高大的沙丘中间穿过,沙丘的表面有新压的麦草格子用以固沙护路。沙丘的大部分在路的北侧,路的南侧只有一座略显低矮的小沙丘,也被麦草格子固定了。草格子的旁边稀稀疏疏的几枝枯草在寒风中瑟瑟颤栗。那一段时间,已经起风了,带起来的沙子并不多。骑车迎风眼睛的感觉还算可以忍受,车辆的风的阻截下,发动机发出高亢且有点沉闷的声音缓慢行驶。

下午2点30分,我们到达离昌宁乡政府所在地还有2.5公里的永安村。迎面扑压过来的大风里夹带着巨量的沙子,打在脸上让人感到犹如瞬间万针刺面,眼睛睁不开了,呼吸困难了。只好停下来休息一下,躲在村子道路旁边的机井房子边上,活动一下肢体,清理一下被风吹到身上的沙土。

再出发,是做了好一会思想斗争的。朝前走,风沙大,看起来一时半会停不了,眼睛要巨大受罪。回去吧,虽然顺风,是要轻松许多,事情却耽误不得。再出发,把帽子系的更紧一点,衣服有扣子的地方全部扣结实。迎面而来的沙子直接往眼睛、鼻子、嘴巴里面钻,让人无处可躲,有点抓狂。凭着多年来在沙尘暴中锻炼出来的功夫(沙尘暴的作用和老君的八卦炉差不多了),我们骑摩托车用了15分钟走完2.5公里路到达了昌宁街上。

办完事情。回家时,沙子的风的帮助下,显得更加张狂的不可一世。好在回去的路是顺风,沙子从斜侧面吹过来,对人的危害不比迎面而来的厉害。走到42-43公里之间,就看见一辆满载木头的四轮拖拉机侧翻在道路一边,不见人影。那一段道路的两边都是碱滩,滩上面有许多移动的小沙堆。碱滩土的表面有一层相对结实的结皮,沙子在风的作用下飞速地逶迤游走在碱土上,和汽车上了高速公路一般,展现出一股横扫六合的气势。

沙子从西边随风飞过来,快速穿过道路,不做丝毫的停留,去到我不知道的地方。

大风带来的沙子吹翻了那辆拉着木头的拖拉机,更吹破了我的幻想,吹破了我期望家乡环境快速改善的幻想。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民勤的环境如斯,不是近期内发生的事情,是经过了一个漫长的演变过程。我们期望环境变好,做一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工作,可是这项工作容不得揠苗助长,需要我们更多耐心细致且持续的作为。

回到家,朋友问我:“见过出土文物吗”?相视大笑。


被沙尘暴吹翻的拖拉机2


麦草格子


抗击风沙的黄金搭档


沙漠里的电力设施

Posted in 天下民勤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