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梦幻青土湖——2

    图/文:马俊河

     显而易见的是,石羊河的过度开发给当地的经济发展带来了不可否认的好处,同时技术进步带来的过度开发也打破了原有生态系统的基本平衡。这个平衡的打破给全流域造成了严重的生态灾难,地处石羊河最下游的民勤受害最深,两大沙漠在青土湖区域的合拢是这场生态灾难最为突出的爆发。  

    2007年夏天,我第一次站在青土湖腹地时,带给我的是说不出的震惊。这片名字为湖的地方,没有人们常见的湖泊那般碧波荡漾,水鸟悠然飞翔,全是不见边际的黄沙和盐碱地,稀疏的野草在风中瑟瑟抖动,不见一滴水,让人无法将其和湖泊联系起来。只有那些葬身青色泥土和碱滩流沙中的水类生物的尸体,多少可以表明这里曾经也是一片水域,也是那些已经逝去的生命的家乡。让人觉得悲哀和心痛的是,那些水族的生命们再也没有机会看一眼他们的家乡,遗恨长空。

    当我站在这片干涸的湖泊腹地,手里捧着水族生物的尸体,向远处望去时,在感到悲哀和心痛的时候,又有一点可怜的庆幸和侥幸。我深深地为那些逝去的水族感到哀和痛,也是在为自己感到哀和痛,为自己曾经水草丰美的家乡变成如今的模样而哀和痛。相比那些只能无言对天的水族们,我们还有机会站在此处哀和叹,还有机会反思,还有机会改正错误的举动。

    40年后,民勤人饱尝了漠视自然规律的苦水。随着水的流向,越向北土地的沙化程度越厉害,青土湖周围的村子:外西、煌辉、东容、正新、维结、雨顺、阳和、调元等,在风沙的压力下,人口流离失所,部分人口自发外流,部分人口政府组织搬迁,部分人口还在坚守。已经离开的人,我们已经无法猜度他们的心情,也不知道他们现在的生活可好。许多年后,他们会怎么向自己的后人描述故乡的模样呢?背井离乡的痛,故乡的风,是否常常如梦?

    算是苦尽甘来。2009年的秋天,经过长时间的筹划和博弈,上游给民勤放的水比往年多了一些,青土湖迎来了40年来的第一次上游来水。当我在2009年11月到达青土湖时,惊奇地发现路边有了水和结冰,虽然水域的面积很小,以至于我在2010年3月再次到达青土湖时,水已经消失,湖底上只有不大面积的湿土和水印子。看见这些水,虽然给了我惊喜,很快就开始有了一种担忧:明年的青土湖里还有来水吗?若只是偶尔放一点水下来,不能长期坚持放水来保持湿地,对青土湖和整个民勤的生态状态的改善并没有任何实际的意义。

    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今天,我们站在青土湖的腹地,反思这40年前后的因果变化与得失,希望我们就此能有所借鉴和改正,千万不要使我们的后人在若干年后仍然发出我们今天的这般长叹。

Posted in 天下民勤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