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梦幻青土湖——3

2010年春天煌辉村一院内景象

梦幻青土湖——3

心安何处

图/文:马俊河

虽然,民勤地处沙漠腹地,神奇的大自然却没有厚此薄彼。除了无边的黄沙,东西走向的千里祁连山给民勤带来了丰沛的水源,曾经在沙漠里星罗棋布地分布着许多小湖泊、海子,给在沙漠里生活的人们带来了幸福的安宁,也是这片绿洲得以生息繁衍的绝对保障。
  

地处阿拉善高原南出部分的民勤,本是游牧民族的天然家园。在历史的灿烂长河里,羌、乌孙、月氏、匈奴,以及后来的党项、蒙古,这些游牧民族都视水草丰美的河西走廊为家园和民族生存兴亡的战略要地,匈奴人更是将控制西域的休屠王庭设置在了今天的民勤境内,离青土湖很近。历史的轨迹总是让人难以捉摸,民勤这块休屠王牧马狩猎的风水之地,阴差阳错地被纳入到了农耕民族的势力范围。

民勤第一次正式被史书记住,也是因为代表游牧文化最高水准的匈奴人与代表农耕文化最高水准的汉人之间,在这片土地上发生的军事斗争。两大文明较量的结果,以汉人代表的农耕文明占据上风而暂时告一段落。不同的文明有着不同的生产方式,而生产方式又决定了一个地域的命运走向。两大文明之间在民勤的斗争并没有随着霍去病和他三千虎贲的到来而永远结束,游牧和农耕势力的此消彼长使这一带进入了漫长的拉锯状态。

你来我往与刀光剑影之间,生态问题永远不可能是首要的选择。两千年来的反复兵火与无序垦殖,给这片土地的生态造成了巨大的无可挽回的破坏。两千年后,这片土地在我们的眼里早已经没有了水丰草肥的优美,那肆虐的黄沙如梦魇一般缠绕在每个人的眼前和心间,久久挥之不去。

“康熙年间的晋商,走西口闯天下,突破“重农抑商,农本商末”的桎梏,把内蒙外蒙、新疆西域、西伯利亚等的皮毛盐物与东南方的茶丝日用百货用驼铃的叮铛声联系起来,互通有无,把票号开到莫斯科圣彼得堡等欧洲地方而利己利人利天下。”那是个水草丰美的时代,青土湖因为地处胡汉交接地带,在其周围的东镇、西渠等地形成了规模不小的胡汉往来贸易。汉人的盐铁茶布等日用物资,随着远播大漠南北的声声驼铃走进草原,游牧民族的皮毛物资被汉人贩卖到内地赚取不菲的利润。一时间,青土湖周围也是一片繁华盛世景象。民勤的骆驼,民勤的骆驼客,民勤的商人,也走出了狭小的农田地,积累了大量的财富。这些财富被运回家,修建起了黄岭寨子、李家寨子、王家寨子、陈家寨子、刘家寨子……

俱往矣,曾经的繁华,已经远去。将眼光放在更远的时空来看,瞻前顾后不见得就是坏事情,至少在民勤的发展轨迹里,我们太缺乏瞻前顾后的思虑了。油和电代表的现代化生产力,将农耕文明推向了极致,我们在抛却动荡的游牧方式而安定下来用犁和镰追求财富的时候,被眼前利益蒙蔽了一切,将自己的家园搞的满目疮痍,暂时的身安却换来了一世的心灵漂泊。面对漫天的黄沙和干涸了的青土湖,我们的心灵将安放在何处?

辉煌村,张继勇老人曾经的家已经成为平地

煌辉村的老庙底子,一棵榆树依然茁壮

Posted in 天下民勤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