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梦幻青土湖——5

青土湖里的牧人

梦幻青土湖——5

新的文明

图/文:马俊河

石羊河、青土湖造就了民勤。这句话,用来描述青土湖对这1.6万平公里的沙漠绿洲的重要性,是一点也不过分的。民勤这片绿洲,若从地理学上划分行政隶属,更应该归属于阿拉善高原。早年青土湖一带的居民没有向南去过县城的人为数不少,不知道阿拉善王爷的人却很少。地理上靠近的天然因素,也使老民勤人对北边的阿拉善感觉更为亲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阿拉善左旗和右旗的街上,民勤话就是普通话。

民勤人和阿拉善的亲近,不单是地理上靠近的因素,更有一些生死相依的味道。相对而言,农耕文明比游牧文明更需要和谐稳定的环境。农民在一个地方开垦一片庄稼地,需要跟着季节长期稳定地耕作下去才会有预期的收成,一旦不幸遭遇兵火或是天灾,往往很容易导致生活陷入绝境。为了活命,只好逃荒,耕地被撂荒,裸露的地表在太阳的照射和雨水的冲刷下,随着温度的冷热反复,就形成了适合沙尘暴发生的条件,只要有风起来,那些松散的尘土就飘散四方。

游牧文明,逐水草而走,使草场有自我修复的机会。有研究表明,在朱明王朝,黑河的最下游居延海,因为脱离了汉人的控制,还原成了蒙古人的牧场,在那一段近300年的时间里,居延海一带的生态环境呈好转趋势。转折点出现在满洲人入关统一全国之后,广袤的草原上出现了汉人扛着犁头牵着牛的身影。自此,那里的环境开始逐渐恶化,直到上个世纪中期,居延海完全干涸。从历史资料来看,农耕文明主导下的民勤境内包括青土湖一带,环境状况也是随着人类活动的变化而变化,总体却是逐渐呈恶化趋势,今天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地处石羊河最下游的民勤县,最终的行政隶属被确定在武威。天然的牧场被开垦成了大片的农田,伴随着大规模的修渠、筑坝、打井取水,绿洲在养育了无数生命的同时,也使这片土地很受伤。行政的划分,无法隔阻民勤和阿拉善高原地理属性的联系,每当绿洲发生饥荒,民勤人首选的避难场所就是北面的阿拉善,广袤的草原无私地张开她开阔雄厚的臂膀,接纳了饥饿的民勤人。帮着牧人放羊、打柴、挖锁阳…就能活下来,有很多人就此留在了阿拉善。大量农耕人口的进入,改变了当地的生产和生活方式,以至于阿拉善的蒙古人在描述环境的变化时,总喜欢以“自从民勤人来了以后…”开头。

从穿过青土湖腹地到达阿拉善的民左公路94公里处,向东走约50公路,会到达一个叫大毛湖的地方。民勤早期的两个牧业乡之一的北山乡,就在这个季节性的湖泊旁边。现在大毛湖的自然状况比青土湖要好一点点,据附近的蒙古族牧民说,大毛湖里会季节性地出现水域,平时看起来就是湿地。在我穿过连绵的沙丘进去的时候,看见还有一大片湿地,老远望去有羊群和骆驼在已经严重退化的草场上地觅食。

天然的草原已经在沙漠的侵蚀下,节节败退,几近干涸的大毛湖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也将消失。在大毛湖周围生活的牧民,在30年前离开在青土湖边缘的东湖镇、西渠乡的家,来到大毛湖讨生活,他们放牧、开园子、捋草籽、挖锁阳,勉力维持着家人的生活。在大毛湖的边缘有人投资开采制造工业用盐,铲车和大型发电机发出的巨大轰鸣,代表另一种非农耕和游牧的文明,开始了对这片土地新的征服。游牧文明和农耕文明在这片土地上,都已经在做适应性的改变,在采取了“禁牧、禁开荒”的措施后,设施农业和牧业成为政府主推的首选。

水,造就了文明。今天,我们需要在缺水的情况下,再造一种新的文明,那就是生态文明,用以指导和规范我们去适应未来的生存环境。今天,为了适应新的环境,大毛湖附近的居民被要求放弃现有的生活方式,由政府给提供最低生活保障,再另谋出路。青土湖周围的居民,也面临同样的困局,煌辉村已经整体搬迁,周边的村子同样面临搬迁的压力,离开或是留下,是个问题。

今天,我们关井、压田、建大棚。
今天,我们实行着在本区域内最严格的配水制度,用水额度具体到一口人、一只鸡、一只羊、一头牛…每天用多少水配几度电。
今天,我们以壮士断腕般的决心和行动在改变着自己,去适应愈发严峻的生态生存形势。
……

今天,我们将赋予生态文明什么样的内容,是值得每个人思考的巨大问题。

2011年,青土湖的水

黄沙被风吹上了民左公路

青土湖里的沙竹迷子

青土湖腹地的野花

Posted in 天下民勤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