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勤人最早开垦了芳草湖

经李玉寿先生授权供稿,本站发布先生作品《天下民勤》摘录。其他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天下民勤》摘录之(2)


民勤人最早开垦了芳草湖



作者:李玉寿

2009年3月,我千里跋涉,来到心仪已久的芳草湖。数年前,民勤县敲锣打鼓将1000余名“生态难民”送到芳草湖,本指望他们能为民勤生态治理做出重要贡献,成为计划中15万移民的领头羊,可谁知,他们在那块地方绕了一圈,便毅然决然的一绺风似的几乎全部逃回了老家。于是,关于移民的话题顿时暗然失色,力倡移民的人们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指责。正是因为这一原因,驱使我必须到那地方看个究竟。

图:在芳草湖场部小镇开办饭馆的谢奇同夫妇

在芳草湖场部小镇上,我看到了熙来攘往的人群,听口音他们南腔北调,看容貌,他们阔头方脸,显然见得,他们大多是北方人的苗裔子孙。小饭馆里,我与来自民勤双茨科乡的谢奇同夫妇邂逅而遇,据他介绍,“这地方民勤人成群老挂,数都数不过来。”在农六师三场10连,我同十余位民勤人“共进晚餐”,从他们的言谈中,我知道芳草的原住居民中十有七八是民勤移民的后代。我不由心中感慨:哦哦,民勤人何其多也,民勤人走得何其远也!

曾经在民勤程珪如先生家看到一本《程氏总谱草谱》,其中有记:“乾隆四十七年,三房聚贤公率族十余众迁徙昌吉,永留不返,今已蔚然成一望族矣。”此谱为程珪如先生所修,据他介绍,迁到昌吉的这位程聚贤,他的后人多居于现今呼图壁县。其长子程学仁现居新疆额敏县,与聚贤一支的后人有书信往来。1943年间,他曾亲赴新疆寻亲,在呼图壁芳草湖一带见到不少他们的本家。他说,粗略估计,三房家搬到新疆昌吉一带的程氏人口,至今(1979年)不下300口人。”这还不包括女的,女不入谱,无法统计。程先生保存着清道光十三年一封寄自孚远的家信,收信人是“程尊铨先生”,寄信人是“程绍华晚辈”。信中谈及屯田事甚详,大意是:
其地土甚丰饶,勤于稼穑者无匮粮之虞,惟迩来屯民日增,占田截水之事时有所闻,而吾等所居之地本处河流之尾下,其来也吾地尚有余润乎?为儿孙计,拟于本年秋收后迁居阜康,日前大公尝亲至查验,以为远胜今地。此去阜康仅两三驼程,如无意外,秋后可蒇迁移之事。敬告勿念。


这封家信透露给我们的消息至关重要:乾隆间迁去孚远的民勤移民捷足先登,占着优越的田亩水源,可到道光时期新来移民日渐增多,于是便时常发生占田截水的事件,这时处在河流尾端的垦农无水可浇,不得已便产生离境越国的想法。从孚远搬到阜康距离倒是不远(只有两三驼程),可是人们疑虑的是:难道想往哪儿去就能往哪儿去?其实,这是典型的流民特征。清政府平定新疆之后,前期的移民即户屯是在政府的严密管控之下进行的,经过一个阶段,政府补贴性的迁移逐渐取消,接踵而至的便是流民的自由迁徙,他们与前去的户儿家人相比,少了一些扶持,但却多了一些自由,他们的定居地往往相机而宜,随遇而安。程氏那位写信者之所以能够自定离守,原因正在于他是一个“流民”。

那么,户儿家人是否也可以自定离守,搬来搬去呢?据芳草湖一位姓邸的老人说,起初是不可以的,“户儿家人不仅有严格的保甲制度约束,而且定居一地,必须由一个以上的人担保,如擅自迁走,将拿担保者是问。”邸家人说,“这当然是前一阶段的情况。后来,这个情况就发生了改变,虽然还有保甲管束,但是真要搬走,也不是无法办到的,何况保甲也有搬走的时候。”那么这“时候”是什么时候呢?调查得知,清廷对新疆移民政策的开放,时间大约在光绪之后,虽到道咸之际流民已经成为新疆移民的主流,但对迁徙地——尤其是对土地的管理,仍旧一如既往地严格和强硬。光绪间左宗棠收复新疆,第二次大规模移民开始,其情形便与前期移民大不相同,刚开始是动员,接着是自愿,再下来便是蜂涌而至了。当此之时,难民般的移民哪里顾得上等你军爷的细心安排,谁有路子谁走,谁有办法谁想,于是道路络绎,车马辐辏,昨天还是一汪水潭,今天可能已是某姓人的耕地,早间还是风声萧萧的草湖,下午便有鸡声自茅店传来。

红柳坡上红柳多,
红柳树下拉骆驼。
拉的骆驼过沙窝,
路旁的人家里歇歇脚。
端水的姑娘把屋进,
一双小手儿白生生。
站在门前把话问,
还未开口泪莹莹。
“拉驼的大哥你从哪里来,
我问句话儿该不该?”
“问话的姑娘我从古城子来,
你有啥话了快说来。”
“你从古城子到镇番,
韩三郎的房子他盖没盖?
你在古城子转一圈,
韩三郎他的屯地在哪边?”
“我从韩三郎的门前过,
听见韩三郎他病着。
一病病了三个月,
早晚恐怕他见阎罗。”
“拉驼的大哥你听我言,
韩三郎他是我的心尖尖。
要死了我们一搭里死,
走一回古城子我情愿……”

毫不夸张的说,《姑娘吊孝》这支民勤叙事民歌,就其歌词而言,称得上是中国民歌中的良篇佳什,它所揭示的深刻的社会内容,让我们的心灵受到了强烈的冲击,它的永不衰退的艺术光芒把尘封已久的昏暗深邃的移民之路映照出一片亮光。从韩三郎的命运遭际中我们看到了民勤移民的影子,那种生离死别的痛苦经历在那一代人身上不断重复,上演,泪水打湿的音符缓缓流淌着,把我们一次又一次引入那个悲怆的年代……

胡其俊,男,汉族,37岁,住新疆吉木萨尔县红旗农场9连;
叶德喜,男,汉族,29岁,住新疆吉木萨尔县红旗农场9连;
陈国强,男,汉族,31岁,住新疆吉木萨尔县红旗农场9连;
俞新山,男,汉族,32岁,住新疆吉木萨尔县红旗农场9连;
邸玉华,男,汉族,  岁,红旗农场民政科干部;
俞桂芳,女,汉族,80岁,住新疆吉木萨尔县红旗农场9连。

在一份公开的民事纠纷的法律文书上,我们无意间看到了这些名字,就在这份材料中,它所涉及的所有人员,竟然无一例外的都是民勤人。由此你可以想像,民勤人在这个叫做红旗农场的所在有多少人?然而,他们这些被称为“民勤人”的新疆人,其实不过是民勤人的后代,他们的祖先迁往新疆的时间距今已有200多年的历史。

红旗农场又称红旗中心团场,位于天山北麓,地处准噶尔盆地南缘绿洲经济带吉木萨尔县境内,东界奇台县西北湾乡,南毗吉木萨尔北庭乡,西至216国道,北靠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该场资源丰富,风光宜人,交通便利。

红旗农场前身为红旗人民公社,1965年3月转为地方国营红旗总场,下设四个大队。红旗农场场部驻吉木萨尔县四厂湖镇。据《新疆志稿》记载,清光绪十四年,屯田军在此设军马厂,按马厂序号排列第四,又因水草茂盛,俗称“天生圈”,故名“四厂湖”。据《新疆水利委员会第三期报告》载,民国四年(1915),为安“荒民”,派官兵二百余人,开挖“黄渠”引水造田。新疆解放前设乡约,以绅代政,入户逐渐增多。1950年为吉木萨尔县二区四厂湖乡政府驻地,1955年为七区公所驻地。2004年,红旗农场和107团合并成中心团场,土地总面积220万亩,耕地面积16.46万亩,可垦地36万亩,草原面积139.6万亩,其中:高山草场16万亩,荒漠草场123.6万亩,农场下属107社区、四个农业分场、36个农业连队、15个企事业单位。红旗中心团场总人口16754人,70%是民勤移民。

红旗中心团场是一个以农为主,农、林、牧、渔、工交建商综合经营的国营农场,由于地域的多样性,蕴藏着丰富的资源。生产小麦、玉米,1992年开始种植棉花。红花是主要经济作物。红花绒长色艳,质量上乘,年产绒263吨;红花籽洁白光亮,产籽1210吨,是重要的中药材和理想的食油,远销日本、法国、港澳地区。2000年牲畜存栏3.81万头。人均收入2027元。

2009年3月我赴新疆之前,民勤县苏武乡五坝村几个唐姓老汉向我介绍:去新疆找民勤人,五家渠你是必须去的,那里有很多民勤人,其中姓唐的民勤人不下百十号,“都是从我们这里去的”。既至到了五家渠,因为时间关系,我并没有在此逗留许久,而是走马观花似的在城区走了一遍。不过就是这一“走”,竟也耳闻目睹了不少新鲜事,其中印象最为深刻的自然是有关兵团、有关民勤人的一些事情。




Posted in 李玉寿专辑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