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是故乡明

图/文:崔忠国

前几天,带孩子去超市购物,看见超市的货架上,又摆上了花花绿绿的月饼,我才想起:噢呀,又了中秋节了!
这几年为生活所累,每年的中秋都是匆匆和家人或朋友相聚在饱吃顿饭就回家了,加上正应了那句家乡的老话“八月十五云遮月”,在我们这个工矿城市,晴朗的夜晚本来就不多,而这里的中秋之夜又多为多云的天气,也就从没有赏月品酒的雅兴。而今,才近四十不惑,却每每喜欢忆旧,喜欢回想已经逝去的那些美好岁月。

儿时的中秋节是令我难忘节日之一,那时候,我们的家在乡下,平日里虽说勉强可以填饱肚子,生活却很清贫,除了过年能吃几顿肉,再就是端午节和中秋节,才能有美味的食物让我吃饱。

我的家乡是沙漠边上的一个小村子,每年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母亲总要挑些大西瓜,放到装了新麦的粮仓里,那样可以保持西瓜的水分,而且能保存较长的时间。还要将一些桃子也放到里面,也可以放较长的时间。到了八月初十左右,就可以筹办八月十五的吃食了。农村对节日的重视程度远不像现在逢节就过,就是没节也要找个理由来吃顿好的。春节、端午、中秋,有数的几个节日,自然要过得隆重一些,加上八月十五正好是在收获后的季节,所以,相对而言要重视得多了。先是把新麦磨的面粉,发成几大盆发面,到了八月十三,就开始支起大锅,准备蒸月饼了。

我们的月饼比城市人现在吃的要大得多了,现在的月饼我一口就能吃一个了,家中的月饼却个个是两尺左右直径的大馍馍。先将发好的一团面用擀面杖擀成薄饼状,抹上新磨的香油,撒上一层捣成粉状的红曲面儿,再在上面铺一层面饼,撒上姜黄面儿,再来一层,撒上百合叶子面儿,又来一层,撒上“胡麻盐”(用麻籽、胡麻、和盐粒捣成粉状的面儿),最后一层是香豆叶子面儿,然后,再在上面盖上一层白面饼,为了保证蒸出来的月饼新鲜,还要用杂面再擀上一张薄饼,将整个月饼包起来,用碗在上面的扣出月亮或月牙的形状,还要用顶针、木梳等工具在上面压出一些小面精致的花样来,然后上锅用大火蒸,大约一个小时后,一锅洁白、饱满、充满扑鼻异香的大月饼就蒸好了,趁热揭去蒙在上面的杂面饼,用红颜料在上面点上许多花色图案加以装饰,用一句广告语“白里透红,与众不同”来形容是最恰当的了。这时候是不能吃的,我们只能忍着馋虫的勾引先把刚揭下来的那层杂面饼吃了。充满诱惑的月饼被妈妈小心翼翼地放在阴暗的小屋中保护起来,谁也不敢斗胆象平日一样拧上一口过过嘴瘾。

到了八月十五,忙完地里的农活,早点回家洗漱干净后,把院子打扫干净,摆一张桌子,摆上早已准备好的桃、李、枣、葡萄等水果,然后,还要把保存了很久的西瓜抱出来,拦腰小心地切成锯齿状分成两半,也摆在桌上,最后,就是要把蒸月饼端出来,放在桌上。这时候,天也黑了,月亮也升上来了,高气爽,满月自然是又大又圆,缓缓地从东方升起来,象车轮般大小,散发出青玉一般的光辉,把收获后的大地照得明亮,每家每户的院子里都摆上了各种各样的水果和月饼,孩子们在月光下叫喊着,追逐着,大人们在院子抽着烟,喧着一年的收成,月光静静地照着每户人家的喜悦,共同分享着丰收后的惬意。这个过程叫做“献月亮”,大概是感谢大自然一年来的风调雨顺给每家每户带来的五谷丰登吧。月亮升高以后,献月仪式也就进行完了,大家就可以放开肚皮吃了,吃水果,吃西瓜,吃月饼都可以的。水果对我们来说已经没有吸引力了,因为平日的偷鸡摸狗间已经将它们尝得不耐烦了,我们总是狠狠地掰下一大块月饼,抱半个西瓜,就“狼吞虎咽、风卷残云、吃着碗里的,盯着锅里”地开始饕餮了,那份浓浓的新麦做的月饼,和着胡麻盐的咸、香豆叶的甜,及其他几种说不上来的味道,让我们边吃边回味着,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间……

在家的每年的中秋,都是在类似的情景中度过的,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感受却越来越不一样了,由原来盼望着吃一顿饱饭,到渐渐地感受收获后的喜悦,家人团聚的融融亲情,游子回乡的天伦之乐等等。李白诗中说“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月圆时节是思乡的时节,月圆也是对团圆的期盼,这份感受随着我在外漂泊的时间越久,感受就越深。而今,生活在异乡的土地上,没有了母亲亲手制作的月饼,也没有了忙碌一年后收获的喜悦,每日的忙碌和劳累后,想不起来给家中的妈妈打电话问候一声,更想不到回家再能用镰刀、锄头感受一次收获的经历,只有偶尔在梦中,才能忆起曾经有过的中秋节,那份沉重而又浓浓的亲情氛围,再也不会感觉到了……。不论是“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还是“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最能打动我的内心的,却还是那句“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我怀念故乡的明月,怀念中秋的明月用清辉照耀下的宁静而温馨的沙漠小村。愿今夜,我能插上翅膀,乘着中秋银色的月光,飞到故乡,重温一个香甜的好梦。

Posted in 梦回故乡 | Tagged , , | 2 Comments

2 Responses to 月是故乡明

  1. 小仙 says:

    我妈蒸的月饼那叫一个香啊!!!!envy

  2. 江阔云低 says:

    好文笔,我似乎回到了二十多年前的故乡.浩月当空,笑语盈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