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村庄的桃色秘籍

按:仪天先生是农民,在甘肃省民勤县羊路乡生活了40来年,夫妻二人,一女一子,其乐融融。
   仪天先生是作家,在散文的广袤天地里,笔耕不缀,辛勤劳作,硕果累累。
   受先生所托,将其新写的一部分手稿整理于此。


唐仪天先生手迹

一个村庄的桃色秘籍
文/唐仪天

人这一生迟早会被一个地方、或者一个事情养乖,养乖一个人有时比养乖一只狗更容易。谁不信这个理,谁就没有认识人生。我是被一个叫做唐家湾子的村庄养乖的狗,所以我一直为这个多灾多难的村庄忠实地守护着门户。,若干年来,我不敢剖露村庄的隐私,若阿Q不敢示人的癞疮。事实上这些事件根本不依赖人的意志为转移,它们顺应时势,顺应情感,在该发生的时空里发生了。尤其是那些关乎情爱的事件,这些如洪水猛兽一样难以遏制的东西,你纵它,它就漫患;你企图筑高堤掩它,它就设法冲溃。只能采取禹爷治水的态度,该疏导的疏导,该拦截的拦截,实在无法堵截的也只能听之任之了。

一个人有一个人的活法,一个村庄有一个村庄的生长方式。这个个体和群体从百年甚而千年的沧桑中漂流而下,没有提些可歌可泣的事确实不实际。我无法改变这个村庄,就像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一样可笑又可怜。

我一直把村庄发生的一些有关情爱的事件当做秘籍来珍藏。我怕这些事件抖搂出去让外人耻笑,又怕这些事件在我匆促的一生里不慎遗落,或者被厚重的黄土慢慢的掩埋,这心绪已成了我不惑之年的大惑。最后我还是毫不留情地写在纸上,如是之故,就有了《一个村庄的桃色秘籍》。

一、捉奸

我初次见到成年男女的全裸时,一点都不曾激动,反倒有些慌怵。一个名叫春花的女人,和一个精瘦高鼻的男人,被一帮基干民兵用粗糙的草绳一丝不挂地拉到了大队部。他们佝着头,煤油马灯照映着他们身体上的各个部位,他们极想掩盖那些不愿示人的隐秘,反解了的手让这种想法一再落空。因而他们极力地曲下身,把两腿夹得紧紧的,尽可能让自己的隐私部位暴露到最小程度。

这件事情的发生,与我们这帮游闲浪荡的孩子们有关。黄昏我们在村子西面的林场里铲草,发现一个瘦高个子的男人,推着自行车鬼鬼祟祟地潜入林场,他把自行车放到一树稠草密的地方上好锁,然后就在渐稠渐浓的夜色掩映下进入村庄。这一举动引起了我们的警觉,在那个政治敏感性特强的年代里,我们觉得他就是苏修的特务美帝的走狗,我们跟踪侦察,这个人躲躲闪闪,绕了很多闲弯子,消耗了许多时间。他窜入春花的院落时,我们从墙根里的沙枣树上爬到了屋顶,三四个小脑袋从天窗望下去,那人正和春花头对头私语,像电影里接上头的特务。我们判定这里面一定有文章,立即把这个事汇报给了民兵连长,连长说:这是阶级斗争的新动向。他迅速地组织了几个精干的民兵,守住春花家的院墙,他健步跃上一道矮墙,像个训练有素的猫。

许多年后,已经苍老的原民兵连长告诉我他在天窗里看到的情景:两个激情澎湃的男女蛇一样扭动在昏暗的土炕上,迭起的高潮诱发的呻吟声,虫子一样咬住了他的心。他说自从看了春花做爱,对自己的婆姨兴味索然,他说:她简直是个木墩。

天窗里看到的情景,激起了这个男人极大的愤懑,他在心里直犯嘀咕:骆驼脖子再长,也不能隔山吃草。你个驴锤子,打野食打到了我的地盘上。他轻飘飘地从低矮的屋顶跃下,带领民兵冲进了春花家的屋里。屋里人听到响动,草草结束了销魂荡魄的缠绵,那男人企图躲过这场灾祸,却恨天无缝,情急之下就钻入了炕洞。民兵冲进去后,他的两只大脚还在洞外晃荡,连长像抽出一只钻入洞穴的老鼠一样,把他从炕洞拉出。他的身上脸上沾满了黑色的草木灰。

我发现他满脸黑灰时,是在大队部那盏昏暗的马灯下,连长一把握住他的头发,灯光里就出现了一张戏剧脸谱一样既丑又怪的脸,连长几个飞拳自下而上准确无误地打在他瘦削的脸上,紫色的液体充盈了他的嘴角,其他几位民兵也不示弱,他们拳脚并用,像击打一个练拳脚的沙包。这个高大的男人,在暴风骤雨般的拳打脚踢中,踉跄扑地。春花这时半张着嘴圆瞪着眼,傻楞楞地打着颤。

后来这个男人和这个女人在民兵的押解下,半个月内挖净了村里大大小小的厕所。所到之处,大人们唾,孩子们扔石头,而连长的老婆居然把洗过裤衩的水浇在了那男人的头上,还特意给春花佩带了一只破鞋。

这是我首次面对村庄残暴的一面,通过这个事件,我知道了一组龌龊的词汇,诸如:“嫖客”、“婊子”、“捉奸”之类。事实上这种偷情的事,每个村庄里都发生过或正在发生,只是那个时代,总是把针尖当成棒槌来使。

奇怪的是,无论别人怎么愤怒和报复,春花的男人—我族上的一位老实巴交的六哥却总是不动声色,人们叫他“蔫叫驴”、“塌头”、“乌龟王八蛋”,他也不言不传。这更加助长了女人的色胆,后来他居然放声招嫖:干粮两扇,黄米半碗,不管小伙子老汉,谁来了谁来。六哥的超常镇定,让村里那些喜欢拿别人隐私取乐,或者因吃得狗卵子在咚咚鼓上泻气的人觉得了无趣味。

到六哥临死之前换老衣时,眼尖的人才发现原来六哥是见于男女之间的那种阴阳人,村庄里把这种人叫一二子。

Posted in 两半日子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