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  票

    文:唐仪天

前几天,我去临村一个同宗的兄弟家串门,一进门就发现这兄弟一脸愠怒。他招呼我坐下,没等我问,就滔滔不绝地向我说起了前一天发生的事。

他说他有幸收到了一份法庭发来的传票,我大吃一惊,以为他犯了什么事儿,原来事情是这样的:昨天中午,乡政府开着车,带了一帮人,来我们社收合同款、税款等拖欠的款项,因屡收不去,就研究了一个策略,抓几个硬骨头啃啃,我的这位当过兵平时在社里敢说敢为的兄弟,就是被作为硬骨头被啃的对象之一,除他之外还有四五个人也收到了这样的传票。乡上以为用这样的手段,就可以顺利的收完款项,没想到这几个农民也是守法知法的人,等到乡上的人一到,便主动去找领导。领导窃喜,以为这一招灵了,就笑嘻嘻地说:“交款来了”。这几位却说:“没有。没钱你让我们交啥?”“传票收到了没有?”那领导问。“收到了,我们正是来找您的。您是领导,您有办法,也许能给我们找一个更合适的地方。”领导听后大失所望,转而又用起了他的攻心伎俩,他给每人装了一支硬海洋,说:“来来来,兄弟坐下喧喧,我们也有我们的难处,收不来款好多项目无法开展。传票的事就不说了,我根本不知道,是下面的人胡搞的。希望你们能理解我们,顺利的完成国家税收和集体的提留。政府也有政府的难处,大家小家一个理吗!”他们几个抽着领导递的香烟,不愠不怒地说:“行哩!行哩!看在领导的面上,我们交。但我们必须把话说清楚,我们每天每人到乡政府送20斤菜,菜以市场最低批发价计算送够一月,多退少补,怎么样?”那位乡领导,搔着头皮很为难的说:“这能行吗?这事你们得找老许商量。”他们一帮一下大怒:“老许算个啥?老许不就是个饮事员吗?当初要求我们搞蔬菜温室时,你们让我们搁荒了地,死缠硬砸着让我们建温室,现在菜明摆着卖不出去,却让我们去找老许,你们为了显能搞政绩,盲目引导误导,让我们贷了款来搞这毫无效益的温室,现在累了一屁股债,我们不找你的麻烦,你倒找起了我们的麻烦,眼睛瞎了耳朵总还能听着,这几年农民有几个收入,你们心中算算。传票算个啥?有本事把我们全抓了去,省得我们成天为种这把庄稼犯愁。”乡上的那帮人只好败兴而去。

“妈的,”我那位兄弟说完这件事,怒犹未消,“现在的这些干部,算个啥玩意,实事不干一点,就知道抠农民。动不动就采取强制措施,发什么传票,有钱谁还装熊。好像法律是他们的专用工具,他也太小看咱们这些种庄稼的了。”

我听了这个故事后,几天都不能安眠。法律是人民制定了来保护人民合法权益的,却被这些无知无为的干部滥用着,对付一个平常而又平常的事件。这样的传票,只能损坏神圣法律的尊严,只能毁坏党和国家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奉劝一些基层干部,莫把法律当儿戏。多做调查研究,体察民间疾苦,把老百姓的事办好!这样你才不会愧对人民,以及党和人民给你的薪金,这薪金里也有庄稼人的一份奉献,知道吗?

Posted in 两半日子 | Tagged , , , | 2 Comments

2 Responses to 传  票

  1. bdmsh says:

    国家公务员请尊重你的子民和父母哦

  2. 忘不了家乡 says:

    我也是一位漂泊在外的民勤人,偶尔看到了关于民勤的一些网站,看后内心久久不能平息,当年我在家乡的时候生态环境还没有这么严峻,没想到现在已变成这样,实在令人心酸,我该为家乡做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