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即将沦陷的乡村学校(三)

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
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
故乡的面貌却是一种模糊的怅惘
仿佛雾里的挥手别离
离别后
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
永不老去

                                                   乡愁——席慕容    

图/文:马俊河

民勤的教育历来为人称道,每年都能保持比较好的升学率,也因此民勤升学率高的学校就是众多初中学子梦里的桃园。也有外地的许多学生顶着高额的赞助费,想尽办法转来民勤读书,形成了不小的教育移民群体。每年的中考结束成绩出来后,按分数线的划分,能进得一中是最理想的,四中次之,地处乡村的二中和三中似乎一直默默无闻。进不了一中的学生,在家长的支持下,也是削尖了脑袋往里走,除了学校里明码标价的赞助费外,送礼、托人等手段也是无所不用。花这么大的功夫,为的只是把子女送到条件好的学校去读书,希望能考上大学。

民勤一中的条件好是有目共睹的,可以用“集中全县的力量办学”来描述民勤一中。除了这些,还有省、市、县各级政府额外投入的大量教育资源,造就了民勤一中的高楼明窗,差不多也吸引了全县最优秀的老师。这样的一个教育巨无霸,创造着一个接一个地高考记录,给县衙带来了许多的荣耀,成就了不少寒门学子的梦想,却也无可避免地制造了更多的教育不公平,加速了乡村教育的沦陷。

一边是民勤一中们的高楼明窗,另一边是乡村学校摇摇欲坠的土质校舍,一边是老师们想尽办法进城,另一边是乡村学校里日渐薄弱的师资力量,一边是城市的学校人满为患,一边是农村的学校已然陷入了隔年招生的窘境。这就是民勤教育的现实。造成今天的现实,不是一天的工夫,也不是几个官僚或是谁决定得了,这样的沦陷并不是凭空而来的,而是有着深厚的社会心理背景。

用一个在民勤最常见的现象来描述非常能说明这个问题。就在我的文字发到QQ空间后,有一位在云南一家学校实习的老乡就留言了,她的原话如下:

“我也是从民勤出来的学生,体会的不比你少,只是,一个人的呼声总是显得好薄弱。不要说民勤的教育是在替别人做嫁衣,现在民勤的环境是什么样子你也很清楚。所有的家长都在说“你们好好学习,以后到外头就不会受我们这样的苦了….”  “要是有人回去家乡工作(不管是哪种原因),就有一大堆人在说诸如谁谁的娃娃上了那么多年学,结果还是回来了,一点本事也没有….你说现在谁敢回去?有好多家长觉得上不上学无所谓,反正到外头打工不比上了大学的差!!总之,回去与不回去都会被骂,民勤的学生难啊!!!”

学成之后,回乡与否,在民勤都是一个不小的问题。在乡人的眼里,大概还存在有很浓厚的“士子情节”,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思想影响还很浓重。总是认为既然读了大学,就应该去吃皇粮,而不是继续回到这个沙窝窝来。考上了大学且在外面找了工作(最好是能进个衙门)就是光宗耀祖,若是回来家乡不论是什么原因(能进衙门的例外),在乡人的眼睛里总是不大光彩的事情。

民勤人生于斯,现在却恨于斯。一方面在这片乡土上生活繁衍,一方面却又是如此地厌恶这片乡土,爱恨交织,总是设法逃离。虽是农人,却又厌恶、甚至是鄙视自己的职业,这样的心理造就了民勤学子满天下,也使得民勤这片乡土陷入后继无人的境地。谁也不会用心地去经营和呵护自己的乡土,只是想着如何更多地从这片乡土上索取,继而在达到目的后逃离,身后丢下的是一片早已经满目疮痍的乡土。传统的那种读书用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情怀,已经沦落到了只为 “吃饭”。

乡村学校的沦陷,就是乡村教育的沦陷,也就意味着整个乡村社会的沦陷。这样的沦陷,也带来了乡土文化的沦陷和崩解。原有的乡土生活方式,也在随着这个沦陷的过程慢慢地消亡。或许,有一天,身在异乡的人们,再也体会不到那浓郁的乡愁了。

Posted in 天下民勤 | 【原创】即将沦陷的乡村学校(三)已关闭评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