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沙尘暴(二十四)

连载:沙尘暴   作者:唐达天  

  沙枣花儿呛鼻子,开始种糜子。这几年土地包了后,村人都不种糜子了,糜子产量低,划不来,就都不种了。只是到了麦收后,在麦茬地里种点小糜子,留做自家吃。糜子虽说不种了,但沙枣花儿仍然呛鼻子。每到这个季节,漫山遍野的沙枣花都开了,那黄黄的小花,状若金钟,像米粒那么大,挂在树上,密密麻麻的,远远看去,一片金黄。那香,很醇厚,浓得像化不开的雾,弥漫在整个村舍、田野,随风一阵一阵地飘来,能醉倒人。就在这个香气醉人的夜晚,天旺与叶叶又醉到了一起。

  还是那片沙枣林,还是那样迷人的月夜,他们一见面,就紧紧拥抱在了一起,过了好久,醉过了,叶叶才松开手说:“天旺,我问你,你真的喜欢我么?”

  天旺便傻傻地看着她说:“你今天是咋啦?我喜欢不喜欢,你难道不知道?”

  叶叶说:“不。我就是要你回答!”

  天旺说:“我喜欢你!我爱你!”

  叶叶这才委屈地说:“可是,你知道么?我爹妈不同意我与你来往,这可咋办呢?”

  天旺一听,心便沉了下来。叶叶的话说到了他的疼处,他的爹妈也不同意他与叶叶来往。他爹一说起这事就来气了,说,王老板的丫头差啥了?论长相有长相,论文化有文化,还是城里人,她哪些配不上你?你跳过肉架吃豆腐不消说,却偏偏瞅上了老奎的丫头,你这不是诚心气我么?我与老奎的矛盾你又不是不知道,莫说叶叶是个农村丫头,就是天上的仙女你也不能娶。他妈也撺掇说,天旺,你就听爹妈的一句话,你找谁也行,就是不能找叶叶。此刻,当他听到叶叶向他提出了他同样遇到的问题时,不知该怎么回答。

  叶叶见他半天没吱声,就说:“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不高兴了?”

  天旺摇了摇头,若有所思地说:“不,不是不高兴。其实,我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我就想不明白,他们那一代结下的宿怨,为什么非要让我们去偿还呢?对这个问题,其实我也想了很久,现在看来,说服他们是很难的,唯的一办法,就是离家出走,远走高飞,看他们能把我们怎么样!”

  叶叶诧异地说:“远走高飞?到哪里去?”

  天旺说:“哪里的黄土不埋人?现在改革开放了,不像过去,哪儿不能生活?城市里呆不下去,到农村去还不成?听说新疆的农场多,我们就到新疆走,我给他们开拖拉机,开收割机,不愁生活不下去。叶叶,你决定吧,只要你愿意跟我走,我就带你走。”

  叶叶一听,不觉犹豫了起来。这不是私奔吗?这样走了,让村里人怎么说我们?让爹妈怎么在人面前抬得起头来?我不能只顾了自己,把痛苦、压力都交给爹妈呀?想了又想,才说:“天旺,你是不是太冲动了?这样做你考虑过你爹妈的感受没有?现在还不到走那步的时候,我们可以慢慢做他们的思想工作,等到实在做不通了,再另想办法也不迟。”

  天旺说:“可是,他们考虑过我的感受没有?我的日子是我过的,为什么非要按着他们的意愿去生活?别人都认为我过得很幸福,以为我有个好老子,创了这份家业,都很羡慕我。其实,叶叶,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心里的苦,谁都不知道,我从高中毕业那一天起,就想出去闯。我不满意父母为我创下的家业,也不想永远活在父亲的阴影和庇护中。只因我心里始终装着你,舍不得离开你,才没有远走高飞。现在,他们给了我一个可以离开的理由,我才做出了这样大胆的决定。不过,叶叶,我不为难你,我尊重你。先做他们的工作也好,做通了,固然好,实在做不通,再说做不通的话。”

  叶叶没想到天旺竟是这样的坚决,更没有想到渗入他骨子里的,还有一种倔强的不屈个性和自己的思想和追求,这正是她喜欢的,也是她所欣赏的。天旺成熟了,真的是成熟了,再不是那个忍气吞声的小男孩了。尤其当她得知天旺很早就把她装到心里时,深为感动,于是便说:“天旺,其实,我也早就把你装在了我的心里。为了你,我可以放弃家,放弃一切,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你给我一段时间,好么?我尽了力,实在没有做通爹妈的工作,离开了他们,就会少一些遗憾,少一些良心的谴责。”

  天旺点了点头,越发地把叶叶搂紧了。作为一个成熟的男人,他何曾不想堂堂正正地把叶叶娶回家,何曾不想让他心爱的人儿高高兴兴地进入洞房?可是,不爱的人,父母喜欢,自己爱的人,家里又反对。现实的残酷总是令人无奈。想到这里,便不无伤感地说:“我知道,这样做,真的是太委屈你了。”

  叶叶说:“你别说了,我知道你的心。为了我,你愿意做出这么大的牺牲,放弃家庭,放弃亲人,我真感动,真的。”说着,泪水就不由得溢出了她的眼眶。天旺便不再说了,揽过她的头,轻轻地,用手指拂着她面颊上的泪痕。

  他们谁也不再说什么了,就这样静静地相偎着,觉得这样也很好,很想就这样相偎一辈子。

  然而,他们谁也没有想到,等待他们的,却又是家庭的内战。

  吃罢黑饭,老奎就不想动了,仰到炕上,一边缓着,一边听着广播。这几年,村里也很少开会,很少学习。晚饭后,没事了,一些人就扎了堆,打麻将的打麻将,玩牛九的玩牛九。玩着玩着,都想带点彩,一带彩,就上了瘾,今天输了,想着明天要赢回来,今天赢了的,还想明天多赢一点。老奎听到了,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去管了,管啥哩,现在什么都放开了,谁想玩就玩去,管得多了,招人嫌。再说了,不让他们玩又能让他们怎么样?现在人心都散了,散在了各家的承包地上,散在了各自的小日子上了,闲下了,玩玩也没啥,反正玩得也不大,带一点点彩,也是个兴头。有人也想拉老奎一起玩,老奎就以不会玩为借口,拒绝了。老奎心想你们咋玩是你们的事,我不能玩,我一玩性质就不一样了。好像是支书带头搞赌博,问题的性质就严重了。

  老奎在地上劳动时还想得好好的,晚上要做一件事,可是,晚饭吃过后,就忘记了,死活想不起来了。这忘性,比记性还大。记不起来就算了,不记了,听广播。广播里每天都要播一段秦腔,他喜欢听秦腔,一听那调调儿就来劲。这次播的是《铡美案》中包公唱的一段,包公在批判陈世美,唱得好,让人听了豪情万丈。听完了秦腔,老奎才突然想起了他晚上要做的事儿,是想让叶叶给开顺写一封信。开顺已经上到大学四年级了,到了秋上,就毕业了。快呀,绕了一下,开顺就可以工作了,就成了公家的人了。想到这里,老奎就一阵兴奋。上次开顺来信问家里怎么样?并说他大学毕业后想回到凉州来,这样可以好照顾他们二位老人。老奎就是想让叶叶给开顺写封信,告诉他,家里好着哩,让他不要惦记。再嘛,还要告诉他,要服从组织分配,不要挑三拣四,组织上安排让他到哪里去,他就到哪里去。我们的身体都很好,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不用他担心!他要叶叶写信,连呼了几声叶叶,却没有人应。老伴儿就说:“你瞎喊啥?她不在,早就出去了。”

  老奎这才省悟过来,气狠狠地说:“杂种鬼日的,肯定是去找天旺去了。汽车一来,她就像丧了魂似的。给她说过多少次了,想找谁都行,就是不能找天旺,老子的话成了她的耳边风了,根本听不进去。”

  叶叶妈说:“丫头一大,让娘老子天天跟着为她操心。唉!反正迟早都是人家的人,不如寻个主儿,嫁了算了。早嫁早省心,免得出个一差两错,让人指着咱的脊梁骨说闲话。”

  老奎说:“是哩,咱一世清名,不能让这丫头给坏了。”说完,木木地圪蹴在炕头上,一锅子一锅子地抽起了烟。

  叶叶妈一看老汉那样子,知他放到心上去了。后悔刚才的话说多了,也说重了,便想缓和一下,就说:“唉!要说这天旺,也是个好小伙子,见了人也有礼貌,婶子长婶子短的,叫得人心里热乎乎的。可就是杨二宝的娃子,要不是杨二宝的娃子,叶叶瞅准了,嫁给他算了,省得我们跟她过不去。”

  老奎说:“她这不是成心气我吗?我们给她瞅下的,她死活不看,不同意的,她又非跟。锁阳那娃差啥了?多好的小伙子,她嫌没文化。红沙堡张书记的娃子是高中生,她又嫌个子太矮了,段家沟段铁匠的娃子个子高,她又说那娃子性格太死板了。她总是有个理由,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心里只有一个天旺。”

  正说间,街门响了一下,叶叶妈说:“她回来了,你好好说,不要生气。”

  老奎说:“这事儿,咋能不生气?”说着就大喊了一声:“回来!到这屋里来。”那声音,就像洪钟,震得屋里嗡嗡地一阵响。

  叶叶进了屋,一看屋里的气氛,心便怯了,那双大眼闪烁不定,如一头受惊的小鹿。

  “哪里去了?”声音不大,却很威严。

  “到玉花家玩去了。”一朵无法掩饰的红云轻轻地飞落到她的双颊。

  “你重说一遍,到哪里去了?”

  叶叶知道谎话说不过去了,手就有点抖。

  老奎的火暴子脾气一下发作了:“杂种狗日的,你这不是成心跟我过不去吗?你明明知道我与杨二宝的关系,他们一家把你的老子恨死了,你还要找他的娃子,你这不是犯贱吗?”

  此刻,话一旦道破了,叶叶反而镇静了下来,语气缓和地说:“爹、妈,我知道你们与杨叔叔家有矛盾,但是,我与天旺从小到大都在一块儿上学,我与他合得来,他对我也很好。你们是你们,我们是我们,你们之间的恩恩怨怨不能强迫我们去继承,我们这一代有不同于你们那一代的人生追求,我们有我们独立的人格,希望你们也能尊重我们……”

  叶叶的话还没有说完,老奎就打断了她的话说:“人格?你有人格老子就没有人格?你知道不知道?杨二宝、田大脚是怎么污蔑你爹的?那些年,生活那么困难,我们没有忘记救济他们,到头来,反而说我是个黑心肠!日死他贼先人啦,要是用那些五谷喂了狗,狗也知道汪汪叫两声表示谢人,他们连条狗都不如,只能是个白眼狼!”老奎一激动,举起烟锅子朝炕桌子上一磕,咔嚓地一声,烟棒子磕成了两截,气就不打一处来,他忽地从炕上蹿下来,用手中的半截骨头棒子指着叶叶说,“这么大的丫头了,你书念到哪里去了?一点都不知羞,老子的好话说了一骡车,你一句都听不进去。我把话给你说清楚,只要老子还有一口气,这事儿就要管到底!你要再跟杨二宝的娃子来往,不砸断你的腿才怪。”

  两颗冰冷的泪珠渐渐从叶叶的眼里滚了下来,叶叶妈便慌忙挡着老奎说:“看你,发那么大的火做甚?你的肝不好,就不能克制着些。”接着便拽过叶叶说:“你别再跟你爹顶了,快回自个屋里去吧。”

  叶叶临出门,又忍不住扭过身来对她爹说:“爹,我一直尊重敬佩你的为人,敬佩你的品德,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你的心胸太狭窄了,太偏激了,也太不能容忍别人了。你是人大代表,又是共产党员,共产党员不应该是这样的胸怀。”

  老奎一下吼了起来:“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读了两天书,有文化了,敢来教训老子了?你真是个现世饱,就是想嫁人,也得人家家里同意,也得他们托媒来说。人家都没这个意思,都不来人求,你剃头担子一头热,一点儿都不知羞耻。家里大人管管你,就说心胸狭窄,愧你还说出口!告诉你,我就这么心胸狭窄,就这么封建,你要是再敢偷偷摸摸见天旺,除非我瞎了,除非我聋了,要是再让我听到看到,非砸断你的腿不可,我就不信管不了你这个死丫头!”

  叶叶妈怕事情闹大,硬是把叶叶扯到了她的小屋里。

  这一夜,叶叶嘤嘤啜泣到了深夜。

  叶叶委屈坏了,眼睛一闭,想起爹说的那些话,就觉得委屈。什么年代了,还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难道我就没一点婚姻自主?难道选择自己的婚姻就是犯贱,就要干涉我,还要砸断我的腿?什么道理嘛!这样一想,当然是委屈,一委屈,就忍不住要啜泣。感叹自己咋是这样一个命啊,咋遇到了这样一个封建专制的爹。她已经横了心,你们不让我找天旺,我要与天旺远走高飞,让你们后悔去,后悔一辈子。想着想着,她就想到了天旺,一想到天旺,她就不再生气了,觉得为了他,受多大的委屈也值得。胡乱想了一阵,她又想起爹最后说的那些话,觉得也有道理,世上只有藤缠树,哪有树缠藤?你要真的喜欢我,就该做通你家里的工作,请个媒人上我家来,好歹也满足一下你的老丈人老丈母娘的心理需要呀。这样想着,便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这一夜,老奎昏昏沉沉地老是睡不着。

  老奎听着那嘤嘤的啜泣声,心里一阵阵发毛。

  叶叶妈说:“你还生气?”

  老奎说:“咋不生气哩,我老奎连自己的丫头都管不住,管不好,真是羞死先人咧。”

  叶叶妈说:“他们俩自小就在一起玩大的,有情哩。再说了,他们也没有做出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你生那么大的气做甚?把身子气出毛病来了,可是一辈子的事。”

  老奎说:“等到做出见不得人的事就迟喽!”

  叶叶妈说:“你刚才说了,要是杨家有那意思,请个人来说亲,是不是就想答应了?”

  老奎说:“从心底里讲,天旺这娃倒也不错,聪明,懂事,也有礼节。如果杨二宝真有那个意思,托人来求了,也就答应了算了,免得以后让丫头抱怨咱。可是,杨二宝已经不是过去的杨二宝喽,他的娃子也不是找不上对象,城里的丫头都撵着跟,他会来求咱?不会的,他也不会主动来求咱,咱的热脸也不去贴他的冷屁股。说一千道一万,还是管好自己的丫头,免得让人说咱的闲话。”

  叶叶妈就长叹一声说:“唉!丫头大了,真让当娘老子的操碎了心。”

  老奎说:“你操碎了心,她还不领你的情!”

  叶叶妈说:“不领情也得操,谁让她是我们的丫头?”

  老奎说:“操吧,不操又能怎样?生来就是一个操心的命。等哪天眼睛一闭,两腿一蹬,想操也操不上了。”

  叶叶妈说:“睡吧,说着说着你就不上道了,尽胡说些啥?”

  老奎说:“睡吧!睡吧!”

  于是,就不再说什么,开始睡了。隔壁屋里,那隐隐的啜泣声早平息了,可老奎还是睡不着。人这东西,就是怪,年轻那会儿,老是睡不足,成天忙得脚底板不落地,晚上不是开会学习就是加班,现在有充足的时间睡了,又没瞌睡了。老了,真的老了,绕了一下,娃子们也都大了,开德要是活着的话,现在都抱上孙子了。

Posted in 唐达天作品 | Tagged , , , | [连载]沙尘暴(二十四)已关闭评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