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祁连山——寻找最后的森林

寻找最后的森林

8月7日   天祝县

两天时间,天祝,给了我们太多的惊喜,太多的忧虑。喜的是全县上上下下对生态危机的认识和生态建设非常重视,采取的措施也很得力。忧的是全县的生态环境仍然在恶化,举目天祝,我明显的感觉到这里的草原很多已经荒漠化,县城华藏寺沿国道312线到古浪、到哈溪、到松山,曾经在上世纪满目苍翠的绿色没有了,神秘的马牙雪山长年积雪已经消失多年,山头、草原和七十年代的会宁差不多了。当年的会宁,我的家乡,也曾和现在的天祝一样,有着绿绿植被的山坡上,今天已经寸草不生。以后的天祝,会不会是今天的会宁呢?我心里充满忧虑。

按日程安排,我们一大早就奔赴我心中神秘的森林——哈溪。沿途在古浪境内,看到大片的草原被垦植,农田象锯齿一样紧紧切入森林,犬牙交错的林区和农田之间,没有一点草原灌木过度。不敢相信这就是祁连山自然保护区的主要水源涵养林!

一车人一路叹息着,来到了天祝实施退耕还林、生态移民的示范点——哈溪镇小皮脑沟村。常年聚居在这里的山民,大部分被政府迁移安置到了外地。甘肃日报白育庆用“人走了,山绿了”为题,对这一十分重要、可行的试点工作进行了肯定。

当我们来到哈溪林场林区边缘,看到林缘在精心管护下慢慢扩展延伸时,心里总算得到了一丝安慰。但我们更多的是担忧,我们看到,当地居民在随便进入保护区,因为他们的家就在核心区;不管多陡的山坡,都被垦荒种地,一块块农田,似乎在守望森林,又好像准备随时向森林进攻!

采访中,有关单位和领导,反复强调森林管护必须间伐抚育,以提高林份质量。这样的要求他们已经提了10年了,好在《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保护区管理条例》从起草到修改一直坚持了不伐一草一木的原则,没有开口子,才杜绝盗伐行为。我们在古浪、天祝看到成堆的松木,没有时间了解情况。它们从何而来,这个问题一直困惑着我!


在哈溪镇小脑皮沟采访没有搬迁的农民


在林缘区采访

天然林就是这样涵养水源的

Posted in 陇原环保世纪行 | Tagged , , , , , , | 走进祁连山——寻找最后的森林已关闭评论

Comments are closed.